平定吳楚七國之亂

来源:第6百科档 时间:2017-10-11 属于: 中國歷史里程碑

七國亂平,對當時的社會和未來的歷史都是一大貢獻

吳楚七國之亂是發生在漢景帝三年(前154年)的一次諸侯王國的叛亂。參與叛亂的七國的國王是吳王濞、楚王戊、趙王遂、濟南王辟光、淄川王賢、膠東王雄渠、膠西王卬。吳王濞為這次叛亂的主謀。

七國之亂的根源,是強大的王國勢力與專制皇權的矛盾。

諸呂當權以及漢文帝劉恆繼統等政治事件,加劇了這一矛盾。

七國之亂的導火線,則是漢景帝劉啟採納晁錯的《削藩策》,削奪王國土地。

王國勢力強大的局面,是漢高祖時形成的。楚漢相爭階段,劉邦迫於形勢,分封了異姓王。漢五年(前202年)劉邦稱帝后,共有異姓王7人。此後,他陸續消滅了除去長沙王吳芮以外的6人。他認為秦祚短促是由於秦不分封子弟的緣故,所以在異姓王的故土分封自己的兄弟侄9人為王,即同姓9王。高祖並與群臣共立非劉姓不王的誓約。

漢初的同姓諸王國,土地遼闊,戶口眾多,大大超過中央政權所保留的15郡的土地和戶口。由於同姓諸王與高祖血統親近,效忠漢朝,起著拱衛中央的作用,所以干弱枝強的問題這時並不突出。

高祖死後,當權的呂後違背誓約,立諸呂為王。呂後對於受封王的高祖諸子,控制很嚴,有些國王甚至被摧殘致死。

齊王肥是高祖長子,地位尊貴,呂後對他雖有猜疑,但卻難於處置。齊王肥獻城陽郡地給呂後之女魯元公主,主動調整同呂後的關係,才得以相安無事。

呂後專權以及分封諸呂為王,激起了劉姓諸王的強烈反對,王國勢力與專制皇權的矛盾,以劉姓諸王與擁劉大臣團結反呂的形式表現出來。呂後死,諸呂聚兵,準備發動政變。

當時齊王肥的兒子朱虛侯劉章、東牟侯劉興居宿衛長安。他們暗約其兄齊王將閭領兵入關,共滅諸呂,由將閭繼承帝位。

劉將閣應約起兵,長安方面派遣大將軍灌嬰出擊。灌嬰屯兵滎陽,與劉將閭相約連和,伺機共伐諸呂。這時,劉章在長安與太尉周勃丞相陳平等協力消滅了諸呂勢力。群臣認為代王恆外家薄氏比較可靠,估計不致出現類似諸呂弄權的嚴重問題。於是他們協議,捨齊王將閭而立代王恆為帝,即漢文帝。

文帝以高祖庶子繼統,地位本來不很鞏固。漢初所封諸侯王,到這時都經歷了兩三代的更迭,與文帝的血統關係逐漸疏遠,政治上已不那麼可靠。文帝為了加強自己的地位,採取了一些重要措施。其一使列侯一概就國,功臣如絳侯周勃也不例外,目的是便於文帝控制首都局勢,避免掣肘。其二封諸皇子為王,皇子武是景帝的同母弟,先封為代王,於梁王揖死後徙封梁王。梁國是擁有110余城的大國,地理上居於牽制東方諸國、屏蔽朝廷的關鍵位置。其三採用賈誼提出的「眾建諸侯而少其力」的策略,把一些舉足輕重的大國析為幾個小國,如析齊國為齊、城陽、濟北、濟南、淄川、膠西、膠東七國,以已故的齊王肥的諸子為王。這樣,齊國舊地雖仍在齊王肥的諸子之手,但是每個王國的地域和力量都已縮小,而且難於一致行動。袁盎、晁錯等對淮南王長驕矜不法,提出過削藩建議,文帝礙於形勢,沒有實行。

文帝時一再發生王國叛亂。朱虛侯劉章和東牟侯劉興居雖有反呂之功,但他們曾有擁戴齊王將閭為帝的打算,所以文帝對他們沒有以大國作為封賞,只是讓他們各分割齊國一郡,受封為城陽王和濟北王。城陽王章不久死去。濟北王興居於文帝三年(前177年)乘文帝親自擊匈奴時,發兵叛亂,欲襲滎陽,事敗自殺,濟北國除。文帝六年淮南王長謀反,被廢徙蜀,死於道中。這些都預示著王國與中央政權的矛盾加深,是更大的叛亂的先兆。

景帝即位後,中央專制皇權和地方王國勢力的矛盾日益激化,景帝接受晁錯所上《削藩策》,下詔削趙王遂常山郡,膠西王卬六縣,楚王戊東海郡;又削吳王濞會稽等郡。削藩之舉激起了諸王的強烈反對。吳王濞首先與齊王肥諸子中最強大的膠西王印聯絡,約定反漢事成,吳與膠西分天下而治之。膠西王卬又與他的兄弟、齊國舊地其他諸王相約反漢。吳王濞還與楚、趙、淮南諸國通謀。削藩詔傳到吳國,吳王濞立即謀殺吳國境內漢所置二千石以下官吏,與楚王戊、趙王遂、膠西王卬、濟南王辟光、淄川王賢、膠東王雄渠等分別起兵。原來參與策劃的諸侯中,齊王將閭臨時背約守城,濟北王志和淮南王安都為國內親漢勢力所阻,未得起兵。吳王濞年62,是宗室元老,也是晁錯所議削藩的主要對象。他致書諸侯王,聲稱起兵目的是誅晁錯,恢復王國故地,安劉氏社稷。在他的影響和策劃下爆發的這次叛亂,遍及關東地區,形成東方諸王「合縱」攻漢的形勢,震動很大。

吳國始受封於高帝十二年(前195年),那時在江淮之間叛亂的淮南王英布敗走吳越,高祖認為東南之地與漢廷懸隔,非壯王無以鎮之,而高祖親子均年少,仍封兄子劉濞為吳王。

吳國是有50余城的大國。吳國的鄣郡(轄今蘇西南、皖南、浙江之南)產銅,濱海地區產鹽,吳王濞招致天下各地的逃亡者鑄錢、煮鹽,所鑄錢流通於整個西漢境內。吳國以船運載,一船相當於北方數十輛車,有較高的運輸能力。吳國由於經濟富足,境內不征賦錢,卒踐更者一律給予傭值,因而得到人民的支持。文帝時,吳太子入朝長安,由於博奕爭執,被漢太子劉啟(即以後的景帝)以博局棋盤擊殺,引起了漢吳雙方的猜疑,吳王濞自此20多年托病不朝。文帝為了籠絡吳王濞,賜以幾杖,允許不朝。吳王濞驕橫不法,以珠玉金帛賄賂諸王和宗室大臣,企圖在政治上取得他們的助力。

景帝三年(前154年),吳王濞起兵廣陵(今江蘇揚州),有眾20余萬,還兼領楚國兵。他置糧倉於淮南的東陽,並派遣間諜和遊軍深入殽澠地區活動。吳楚軍渡過淮水,向西進攻,是叛亂的主力。膠西等國叛軍共攻齊王將閭據守的臨淄,趙國則約匈奴聯兵犯漢。景帝派太尉周亞夫率36將軍往擊吳楚,派酈寄擊趙,欒布擊齊地諸叛國,並以大將軍竇嬰駐屯滎陽,監齊、趙兵。曾經做過吳國丞相的爰盎,建議在變起倉猝的情況下接受了這一建議,處死晁錯。暫居於優勢的吳王濞認為自己已經取得了「東帝」的地位,拒不受詔,戰事繼續進行。

在吳楚軍西向攻取洛陽的道路中,景帝弟劉武的封國橫亙其間。吳楚軍破梁軍於梁國南面的棘壁(今河南永城西北)。當時周亞夫率漢軍屯於梁國以北的昌邑(今山東巨野東南),他不救梁國之急,而以輕兵南下,奪取泗水入淮之口(在今江蘇洪澤境),截斷吳楚軍的糧道,使其陷入困境。吳軍多是步兵,利於險阻;漢軍多是車騎,利於平地。戰事在淮北平地進行,吳軍居於不利地位。梁國又堅守睢陽(今河南商丘南),吳軍無法越過。吳軍北至下邑(今安徽碭山境)

周亞夫軍營求戰。結果吳軍一敗塗地,士卒多饑死叛散。周亞夫派精兵追擊,吳王濞率敗卒數千遁走,退保長沙以南的丹徒(今江蘇鎮江)。漢遣人策動吳軍中的東越人反吳,東越人殺吳王濞。楚王戊也軍敗自殺。吳楚叛亂起於正月,三月即告結束。

在齊地,膠西等國兵圍臨淄,三月不下。漢將欒布率軍進逼,膠西、膠東、淄川、濟南諸王或自殺,或伏誅。齊王將閭為漢城守有功,但是他曾擬奪取帝位,後來還參與過七國之亂的策劃,特別是在被圍困時又與膠西王等通謀,因此不能見容於漢,被迫自殺。在趙地,趙王遂撤兵堅守邯鄲,酈寄攻之不下。匈奴人知道吳楚兵敗,也不肯入漢邊助趙。欒布平定齊地諸國後,還軍與酈寄共同引水灌邯鄲城,邯鄲城破,趙王遂自殺。

七國之亂的平定,鞏固了削藩政策的成果,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漢高祖分封子弟為大國所引起的矛盾,並為漢武帝以「推恩策」,從分封制度上進一步解決王國問題,創造了必要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