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分晉

来源:第6百科档 时间:2017-10-11 属于: 中國歷史里程碑

「公室」與「私家」的爭鬥

三家分晉是春秋後期公室與私家之間展開的激烈鬥爭的結果。在西周宗法封建制下,周天子分封諸侯,諸侯在自己的統治範圍內再分封卿、大夫。卿、大夫領有自己的封邑,擁有基本上是獨立的政治、經濟、軍事力量,他們通過貴族宗族組織來統治自己的封邑。這樣,在諸侯國內部就有了「公室」和「私家」之別。公室指諸侯國君,私家指卿、大夫之家。在西周時期和春秋早期,卿、大夫的封邑沒有得到發展。

在春秋時期,西周以來的社會政治秩序遭到破壞,在諸侯國勢力擴張的同時,諸侯國內部卿、大夫的勢力也有了很大的發展。他們統治的封邑,在諸侯國內也形成了一個個割據獨立的小國,並且也在互相兼併。有些勢力強大的卿、大夫,還操縱了諸侯國的政治,諸侯國的政權由公室向私家轉移。這些卿、大夫比較能順應社會經濟發展的要求,是新興的進步勢力;以國君為代表的公室則主張維護舊的制度,是一批頑固的守舊貴族。

早在春秋初期,晉公族內部嫡系與旁支之間展開了激烈的爭鬥,晉獻公曾大批屠殺公族內的群公子。獻公死後,他自己的兒子之間又發生爭奪君位的鬥爭,直到晉文公即位才結束。晉公室的力量被削弱了。到春秋中葉,舊公族只剩下欒氏、舌氏和祁氏等幾家,而晉國的卿大夫之家即私家的力量卻逐漸壯大起來,不斷與晉國的公族展開鬥爭。

晉厲公時,把私家看成最大的威脅。公元前574年,他舉兵殺了三部(郤至、郤摺□郤錡),結果很不得人心。次年,厲公被殺。晉朝中期以後,晉國的卿位一直由19個卿大夫之家所佔據,居卿位的同時又是統率軍隊的將領。這十幾個卿大夫家族在晉國政治、經濟和軍事方面的勢力,一天天膨脹起來,到春秋晚期,他們互相吞併的結果,只剩下韓氏、趙氏、范氏、魏氏、中行氏、智氏六家最大的卿大夫家族,就是所謂的六卿。

六卿與晉國舊貴族之間進行了持續不斷的鬥爭。公元前550年,以范氏為首的新興勢力聯合起來攻打當權的大夫欒盈,欒盈逃到楚國,不久又逃到齊國,齊國將他偷偷送回到他在晉國的私邑曲沃。欒盈以曲沃為據點,發兵進攻晉國的絳都。新興勢力迅速占領固宮(晉襄公廟),在戰鬥中,奴隸斐豹提出以解放自身作為效忠的條件,新興勢力當即燒掉了斐豹淪為官奴的丹書(賣身契)。斐豹殺死了欒氏的力士督戎。

范氏為了戰勝欒氏,發佈命令說:自文公以來,有功於國家而子孫沒有得到官職者,可以做官和受賞。這樣激勵了士氣,提高了軍隊戰鬥力,結果,大敗欒氏,欒盈及其黨羽全部被誅。此後,新興勢力繼續與舊貴族鬥爭,欒氏、郤氏、胥氏、原氏、狐氏、續氏、慶氏、伯氏等舊貴族繼續受到打擊,被降為奴隸和平民。晉的公族被消滅,晉國的政治完全被卿大夫之家所把持。新興勢力又滅掉了祁氏、羊舌氏,把祁氏領地分為7縣,羊舌氏領地分為3縣,任命韓、趙、魏等族的子弟和有才能的人去做縣大夫。公室與私家的鬥爭,是舊貴族與新興勢力的鬥爭,舊貴族被消滅對晉國社會的發展是有好處的。

在與舊貴族鬥爭的同時,新興勢力內部也進行了激烈的鬥爭。當時新興勢力都實行了一些有利於生產發展的革新措施,但實行的程度和方式各家都有比較大的差別。在畝制上,六卿都突破了「百步為畝」的舊規,而范氏、中行氏的畝制沒有韓、趙、魏的畝制大,范氏、中行氏的畝制為1畝160步,智氏為180步,而韓、趙、魏為200步。由於當時勞動者耕種地畝面積有一定的標準,畝制大就是實耕面積大,畝制小實耕面積小,擴大畝制有利於生產的發展。范氏、中行氏在畝制改革上很不徹底,而且保留了較多的奴隸制痕跡,對依附農民剝削很重,在政治上也獨斷專行,所以在與趙氏等的鬥爭中處於不利地位。趙簡子注意爭取民眾,如他派尹鐸到晉陽(山西太原市西南)去作地方官,尹鐸到任後,就遵照趙簡子的指示,調整和減少農民負擔,後來晉陽便成為趙氏可靠的根據地。趙簡子還採取獎勵軍功,以功釋放奴隸的措施。公元前493年,范氏、中行氏與鄭國等聯合起來,與韓、趙、魏發生戰鬥,趙簡子在誓師時發佈命令,許諾在戰鬥中立軍功的人,上大夫賞賜給縣,下大夫賞賜給郡,士賞田10萬畝,庶人及工商業者可以上升為士,奴隸可以被釋放。所以軍隊士氣很高,終於大獲全勝。趙簡子還注意選拔人才,鼓勵臣下指出自己的過錯。趙簡子爭取了人心,而范氏、中行氏則失去了人心,這是趙氏能夠取勝的重要原因。趙聯合韓、魏與范氏、中行氏交戰,每次都取得勝利。公元前490年,范氏、中行氏失敗後,逃出了晉國。趙簡子把邯鄲據為己有,其他地方為晉公室所有。公元前485年,智、韓、趙、魏四家聯合起來要瓜分原先屬於范氏、中行氏的土地,晉出公不肯,四家就趕跑了晉出公,智伯另立晉哀公,自己控制了政權,又佔領了范氏、中行氏的土地。智、韓、趙、魏四家成為晉國最強大的勢力。

當時四家的當權者分別是智伯瑤、趙襄子毋卹、韓康子、魏桓子駒。智伯最為強大,晉國的政事都是智伯說了算。

他想獨吞晉國,但由於時機不成熟,便採取削弱其他幾家的辦法。他以奉晉君之命,準備攻打越國為名,要每家拿出100裡的土地和戶口來給晉室,其實是要歸他自己,韓康子和魏桓子都如數交出了土地和戶口,而趙襄子則拒絕了智伯的要求。於是智伯就聯合韓、魏兩家一起出兵攻打趙氏,並答應滅了趙家後,把趙家的所有土地和戶口由三家來平分。

公元前455年,智伯瑤率領中軍,韓氏的軍隊為右路,魏氏的軍隊為左路,三隊人馬直奔趙家。趙襄子知道寡不敵眾,就跑到晉陽去,以晉陽為根據地與三家對抗。晉陽是趙氏原有的領地,又經過尹鐸等人的治理經營,民心歸附,對趙襄子很有利。

智、魏、韓三家的兵馬,把晉陽圍住,而趙氏的軍隊士氣旺盛,堅守城池,使敵方難以攻下,雙方相持了近兩年時間。到了第三年,即公元前453年,智伯引晉水淹晉陽城,幾天後,城牆差幾尺就要全部被淹了。城裡高懸鍋子燒飯;糧食沒有了,就交換孩子來吃。臣僚們也出現了離心傾向,禮節怠慢,形勢很危急。趙襄子就派相國張孟乘黑夜出城,分化三家的聯盟。張孟對韓康子與魏桓子說:唇亡齒寒,趙亡之後,滅亡的命運就要輪到你們了。韓、魏參戰本來是不情願的,又見智伯專橫跋扈,也擔心智伯滅趙後將矛頭對準自己。為了自身利益,所以決定背叛智伯,與趙襄子聯合。一天晚上,韓、趙、魏三家用水反攻智伯,淹沒了智伯的軍營,智伯駕小船逃跑,被趙襄子抓住殺掉。於是趙襄子滅掉了智氏一族,韓、趙、魏三家平分了智氏的土地和戶口,各自建立了獨立的政權。

公元前438年,晉哀公死,晉幽公即位。這時晉國完全衰弱,畏懼權臣,反向韓、趙、魏三家行朝拜禮。韓、趙、魏於是就瓜分了晉國的土地,只把絳城和曲沃兩地留給晉幽公。

此後,韓、趙、魏就稱為三晉。

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正式冊命韓、趙、魏為諸侯。到公元前376年,韓哀侯、趙敬侯、魏武侯聯合滅了晉國,瓜分了晉國的全部土地,把晉當時的國君靜公廢為百姓,晉完全為韓、趙、魏三家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