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佳·阿桂

属于::清朝

(17179月7日—1797年10月10日),佳氏,字广,号云崖,洲正蓝旗人(新疆战功抬入正旗),大学士阿克敦之子,清朝名将。

三年(1738年)中举,后授镶统,长期戍守西北疆。乾隆十三年(1748年),参大小川之役。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参加定大小叛乱。事平后,移犁,提出新疆屯建策并获采纳。回朝数年间,历内大臣、汉军镶蓝旗都统、军机大臣、满洲正红旗都统、四川等。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以副将军之职偕恒领兵与侵扰滇境的缅甸军交战。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再次参加大小金川之战,历5年,运筹战事,多合机宜,两次督师镇压肃回民起义,参与制定镇压起义和抗击廓尔喀之役的进兵略。嘉庆二年(1797年),卒,时年81岁,谥号文,编《军需则例》15卷。

阿桂

人物生平

初露头角

阿桂生熙五十六年(1717年)八月初三日,原满洲正蓝旗,后被抬入正白旗。他出身于达官显贵之家,父亲阿克敦是乾隆朝协办大学士、刑部书,很受乾隆帝的器重。他自幼聪敏过人,“事,即了了,记其大略”。正十年(1732年),十六岁的阿桂入官学读书,两年之后补为禀生。乾隆年(1736年),为副榜生,随后以父荫授大理寺丞,乾隆三年(1738年)中举,第二年补授兵部主事。此后,他春风得意,升。乾隆八年(1743年)以中的身份,任军机章京。然而,接二三的打击,几乎使他身陷囹圄。乾隆十一年(1745年),出任户部银库郎中的阿桂,因为库被窃,以失察之罪被降调为吏部员外郎。

乾隆十三年(1747年)初,阿桂随兵部尚书第赴四川金川军办事,因经略讷亲,川陕总督广泗进剿大小金川失,清军株守半年寸功,被逮捕处死,阿桂也被劾以“结张广泗,蒙蔽讷亲”,而交刑部审讯。后因乾隆帝念其父年老,只有阿桂这一儿子,才格外开恩,没有治他的罪,将其释放回家。这可说是阿桂在仕途上跌的一大跤。但阿桂竟是满洲贵族子弟,因而在被释放的第二年就得到重新起用,再任吏部员外郎。又五年,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由此渐登崇阶了。 

平定新疆

阿桂年轻时的飞腾达,主要是凭借其贵族世家的显赫地位,而他建功立业的真正起点是参与清朝对西北地区的用兵和经营。乾隆二十年(1755年),雄才大略的乾隆帝利用厄特蒙古准噶尔部发生内乱之机,决心完成康熙、雍正两朝未竟之业,命清军分两以达瓦为首的准噶尔部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同年六月,阿桂被派往西北,投身疆场。开始,阿桂奉命在里雅理台站,传递来往文,供前方所需。他办事勤,很得乾隆帝之宠臣靖边副将军、蒙古亲成衮札布的信任,先后被授予参赞大臣、镶红旗蒙古副都统和工部侍郎等职。其间,阿桂之父阿克敦于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正月病故,阿桂被准回京办理丧事。为时不久,即于同年七月奉命返回西北。在清军的打击下,准部割据势力土崩瓦,到乾隆二十二(1757年)年底,清军已基本平定准部,但仍有一些残分子还在顽抗,于是阿桂先是率军策应清军部,追击图谋遁入俄的辉特部首领舍楞,后又与副将军德一起追捕其余人员。

就在清朝即将结对准部的军事行动时,天南路的维吾尔族地区发生了集占兄弟的叛乱。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五月,阿桂奉命赴霍斯库鲁克,会同副将军富德追击节节败退的霍集占兄弟。同年八月,两军激战于阿勒尔(今帕尔唐河北雅夫尔西南),时叛军以数千之众,拚死顽抗,战事呈胶着状态。在激战中,阿桂一当先,亲率精锐士兵数名,“由山麓绕出其右冲击之”,敌军猝不及防,阵势大乱。清军乘锐掩杀,叛军伤亡惨重,狼狈逃窜。阿桂统军与其他路清军一起紧迫不舍,于伊西洱库河(即今帕米尔西之喷赤河)再次将敌军围。在清军的穷追猛打之下,敌兵溃不成军,纷纷投降,霍集占兄弟见势不妙,只得和其亲信数百人向巴达克山逃去。这一仗,清军俘获一二千余人,缴获各类兵器两千余件,驼马不其数。同年十月,巴达克山首领素勒坦向清军献上霍集占兄弟的首级,至此,平定了天山南路。 

清朝平定了准部和回部,统一天山南北后,即开始着手固对这一地区的统治。乾隆二十四年九月,阿桂奉命前往刚收复不久的阿克苏,处理地方善后事务。为解决战乱后军粮不足的困难,他将当地现存的牛羊作“为伊犁驻防兵来年行粮之需,已令该管官加意放以济军需”。十月,又与路经阿克苏的清定边将军兆共同定伊犁驻军和移阿克苏等地的维吾尔族民前往伊犁屯田的具体办。乾隆帝对伊犁屯田很重视,特下令要阿桂率军护送维吾尔人(即所谓回部)前往,并管理屯田的具体事务。

屯田伊犁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初,阿桂率满洲索伦兵五百名、绿营兵一百名和三百名维吾尔族农民开赴伊犁,此为伊犁屯田之始。当然,要在伊犁驻兵和屯田实非事。当时战争刚刚结束,残余的叛乱分子还在不时出来捣乱,同时持多年的战乱又使本来就很贫瘠的这一地区遭到更大的破坏,到处是一片荒芜条的景象。因此,乾隆帝虽然认为清军必在伊犁长期驻扎,以此既防止残余的叛乱分子再搞分裂割据,又能挫败早已图谋吞并伊犁的沙皇俄国的罪恶企图,但是,在这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伊犁屯田能否获得成效,能否解决驻军的军粮心中还是没有把握,于是,他“命各军营大臣等筹议如分兵驻守”伊犁。很多大臣“皆谓地方辽远,沙漠多,旧时准夷马匹羊群消耗殆尽,难以为驻守计”。在这决定清军是坚守还是伊犁撤退的键时刻,阿桂挺身而出,慷慨词,坚决主张在伊犁屯田。

阿桂的建议对清朝在这一地区的统治至关紧要,因而很快得到乾隆帝的批准,并付,这就为伊犁屯田奠定了基础。同时,阿桂还组织人力制造农业器具和从事农业生产。由于屯田农民和士兵的动,伊犁屯田当年就获得收,“至秋丰稔,收粮皆倍,兵食以足”。这一年,清政府褒奖平定西北的功臣,以功劳大小为序,在紫光阁悬挂画像,阿桂被排在第十七位。乾隆帝亲自撰文称赞阿桂:“心可城,楚材继出,为国之桢”。屯田初见成效,使阿桂增了信心。为了进一步发展伊犁屯田,从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起,他继采取了进一步的措施:一是在伊犁牧群蕃息之时,禁止内地人到伊犁购买马匹和驼,以保证当地畜牧业的发展。二是大力招徕尔羌、喀什噶尔、阿克苏和乌什等地的维族民众来伊犁屯垦,以扩大屯田规模。同时,他还建议朝廷在伊犁和乌鲁木齐之间的玛斯纳、库尔喀喇乌苏和晶河等三处,“各酌派屯田兵,人各垦地十五亩,晶河以西归伊犁管辖,托克多以归乌鲁木齐管辖”。由于阿桂的精心筹划和组织,乾隆二十六年,伊犁兵屯垦种地达八千馀亩,收获粮食两万七千一百多;回屯有八百户,平均每户收获粮食四十石,总产达到三万二千石右。

在大力发展屯田的同时,还制定和完善制度,加强对屯田的管理。乾隆二十七年正月,阿桂订立约束章,在兵员的补充、粮的征收、官员的任选、产量的分配和屯军家属的赡等五个方面都作了具体的规定。同年八月,固勒札和乌尔里克两地的城堡相继建成,乾隆帝亲自定名为“远”城和“绥定”城。这两城完是按照内地城市的模式建置,军营和民以次分。这些新城镇既是屯田管理的中心,又吸收四方商人来此交易,成为商业贸易的中心,“数千里地来往然”。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他被授予内大臣、工部尚书、议政处行走和镶蓝旗汉军都统等职。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又授予骑都尉世职,并返京“供职询问方略”。乾隆二十八年正月,阿桂到北京后,被授予军机大臣,给予在紫禁城内骑马的殊。六月,乾隆帝颁旨:“阿桂在军营殊为出力,且在伊犁办事亦甚妥协,著加恩将阿桂一族由正蓝旗抬入上三旗。”七月,又被补授正红旗满洲都统,太子太保。

缅甸事务

阿桂在京任军机大臣,最初很得乾隆帝的信任,经委派他外出处理地方事务。他先后参予审理归化城都统法启案件,赴直隶霸州、文安等处督办疏浚事,以及乾隆二十九年(1764)以署四川总督的身分,巡四川金川土郎卡扰边等情,都办得很妥当。但不久在镇压乌什维吾尔人民起义过程中,他遭到了乾隆帝的处罚。

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四月,天山南路的乌什地区的维吾尔族民众因不堪忍受驻南疆的清朝官吏和维族上层贵族的压迫和剥削,在其首领和木图拉的率领下举行起义。义军屡次击败前来弹压的清军,声势浩大。乾隆帝以阿桂在伊犁办事多年,熟悉当地的情况,就令他赴乌什,与伊犁将军瑞一起镇压起义。阿桂和明瑞指挥清军围攻乌什,义军领袖赖和木图拉在战斗中牺牲。义军在其子额色木图拉的带领下,继续英勇抗击。

从乾隆三十年(1765年)三月至八月,清军猛攻五个月,竟不能克。阿桂和明瑞只得采取长期围困的办法,断绝乌什和北界的一切联系,义军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无法继续抵抗,乌什城于落入清军之手。阿桂和明瑞将起义首领额色木图拉等人处死,而赦免了一般民众。乾隆帝以阿桂和明瑞“剿办迟延,示怯损威”和“获犯后又未确讯起衅缘由,草率错谬”为由,将他们“交部议,寻议革职,命从宽留任”。然后,又以阿桂“办理乌什事务毫无章程,革尚书任”,留在伊犁协助明瑞治事。当时伊犁屯垦有进一步发展,人口也增加很多,乾隆帝要明瑞“筹办安置事宜,须有准则可垂永久”。阿桂遂建议将雅尔城移往楚呼楚,以便利用该地“田土膏腴,形胜亦便”的优势,改变雅尔城原址离牧场遥远,近城地亩不够耕种的状况。朝廷批准了阿桂的请求。乾隆三十二年(1767)阿桂被委任为伊犁将军,一跃而升为疆大吏。显然他的处境又有所好转。  

阿桂遭到的另一次挫折,是在他参与清朝对缅甸的战争时发生的。乾隆三十三年(1768),明瑞征缅兵败自尽身亡以后,乾隆帝即授阿桂为副将军,偕同经略大学士傅恒、副将军阿里衮再次进攻缅甸。同年三月,阿桂奉召回京,四月授兵部尚书,六月又出任云贵总督。十一月,阿桂抵达云南后,便与阿里衮率军攻取缅甸旧都木梳,然后,阿桂则率另一路军往蛮暮(今缅甸八)、野牛坝等地督造战船,以备军进战之用。清军连续进攻,一再获胜,但因缅军持续抵抗和水土不合,士卒大量病亡,副将军阿里衮病故,经略傅恒身患重病,乾隆帝令阿桂筹画撤军事宜,并于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底与缅甸议和。阿桂于十二月被任命为礼部尚书,因尚在云南,先由索尔纳代理其职。时木邦、蛮暮和连土司头目为躲避缅甸侵害,请求清政府将他们安置于内地,阿桂建议将云南大理、蒙化一带旧有的马厂官田拨给他们居住为生,朝廷予以批准。

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八月,乾隆帝以缅甸不遣使臣进贡,将阿桂的领侍内大臣、礼部尚书和镶红旗汉军都统等职均革去,“著以内大臣革职留任,办副将军事,令其自效”。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又令阿桂出偏师骚扰缅甸,待其疲惫,再兴师攻之,阿桂则上疏请求大举攻缅,乾隆帝认为阿桂的建议不合时宜,下诏斥责,并夺其官,留军营效力。 

平定金川

正当阿桂因办理缅甸事务屡遭贬斥时,四川金川地区的形势再趋紧张,清朝的注意力从缅甸转向金川,这就给阿桂提供了洗刷旧耻、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

乾隆十四年(1749年)清军平定金川后,该地区仍归土司管理,各土司之间时起争端,十余年后又发生了更大规模的叛乱。乾隆中期以后,大金川土司莎奔已老,由其侄郎卡主持土司事务。他不断侵掠邻近土司,乾隆二十三年攻掠小金川和革布什扎土司。四川总督开泰下令劝阻,但郎卡根本不理,仍“侵邻境不已”。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莎罗奔之索诺木诱杀革布什扎土司,小金川僧格也攻打克什和明正土司,并公然与清朝援军开战。乾隆帝命大学士自云南赴四川,进兵征讨。温福以阿桂熟悉四川情况,就带他同赴金川战场。同年十二月,抵金川后,朝廷以四川提督天弼作战不利,免其职,以阿桂代理。清军分两路进攻小金川,阿桂随温福自汶川出西路,新任四川总督桂林由打箭炉出南路。战事伊始,阿桂领军一路冲杀,连杀下巴郎拉、达木和巴各寨,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二月,又攻占资哩山和阿喀木雅等地,以功授参赞大臣。五月,桂林在垄沟失利,被劾罢职,朝廷命阿桂赴南路代桂林指挥。自此,阿桂又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六月,阿桂抵军营后,即筹划进军方略。他得知小金川叛军首领僧格桑盘踞于小金川河北的美诺。而欲攻取美诺,必先占据其门户僧格宗,而清军必经之地的甲尔木山就成为首先争夺的战略要地。八月的一天晚上,阿桂悄悄地将部队集结于墨垄沟,然后乘半夜起大雾之机,以迅不及掩耳之势抢占了甲尔木山。乾隆帝闻报,特颁旨嘉奖,授阿桂为内大臣。十一月,阿桂军攻取僧格宗,十二月得授副将军职,奉命与大学士、定边将军温福和副将军丰升额分道直取美诺。阿桂遂驱军攻克美都喇嘛寺。僧格桑被迫弃美诺,逃入大金川,与索诺木汇合。阿桂与温福、丰升额会师美诺后,檄令索诺木交出僧格桑,索诺木不理。于是阿桂和温福在乾隆三十八年奏准三路进攻大金川。这时,阿桂又被授以礼部尚书之职。阿桂与温福、丰升额分道进军后,连夺叛军几个碉卡,进展颇为顺利。然而由于统温福指挥失宜并败死,战局发生逆转。索诺木击败温福军后,乘胜占据小金川。阿桂闻变,毫不慌乱,亲自断后,将所部安全地撤至达河。

乾隆帝在热河(今河北省承德市)行得到兵败的消息,十分震惊,特地召大学士统勋商议对策。刘统勋原不主张对金川用兵,至此却力主征伐。于是,乾隆帝授阿桂为定西将军,丰升额、明亮为副将军,并调遣健锐、火器营二千名士兵和林索伦兵二千名一起进剿金川。阿桂很快就收复了小金川全境。捷报传来,乾隆帝甚为高兴,赐褒奖阿桂,并命他迅速移师进剿大金川。然而,夺取大金川却不是一件易的事。因为“大金川之地自乾隆十二三年以来全力抗守,增垒设险,严密十倍小金川。”阿桂深知此情,作了充分的准备,然后,于乾隆三十九年兵分三路向大金川进攻,经过两年的鏖战和围攻,在海兰察等将领和广大士卒的奋勇冲杀下,终于在乾隆四十一年正月逼令索诺木偕其莎罗奔及部众二千余降,阿桂安置大小金川“归顺”的藏族头领和一般人员,设副将、同知分驻其地,不久设懋功厅,废除了原来的土司制度。

阿桂征伐大小金川的胜利,也使他的地位大大提高。乾隆帝封其为一等诚谋英勇公,并进为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和军机大臣。乾隆四十一年四月,清军班师回朝。乾隆帝亲自到北京城南良乡“行郊迎礼”,进城后,“御紫光阁,行饮至礼”。 

力保晚节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阿桂视察荆州堤工返京后,直到嘉庆二年(1797)病逝的九年时间内,他一直在京城处理政务,度过了人生道路上的最后一里程。此时,朝廷的政局已为和珅及其同所把持。和珅善于揣摸和迎合乾隆帝的心意,处处讨其欢心,深得皇帝宠信。阿桂虽以勋臣为首军机大臣,地位在和珅之上,但因他十余年间经常外出,很少在京城处理政务,使得和珅乘机窃取大,“和珅柄政久,善伺高宗意,因以弄窃作威福。不附己者,伺隙激上怒,陷之。纳贿者则为旋,或故缓其事,以俟上怒之霁。大僚恃为援,剥削其下以供所欲。盐政、河工素利薮,以征求无厌,日敝”。阿桂对和珅专权乱政很是痛恨,但碍于乾隆帝对和珅的宠信,加之自己年已古稀,力不从心,因而也无可奈何。然而他不愿和和珅同流合污,尽管和珅一再拉拢他,也不能动摇他洁身自好之志,“乃除召见议政外,毫不与交接。凡立御阶之侧,公必去和相十数,愕然独立,和就与政事,公亦漫应之,终不移故处也”。

乾隆六十年(1795年),乾隆帝禅位于其子颙琰,自己则称太上皇。次年,颙琰正式即位,是为嘉庆元年(1796年)。这年阿桂已八十岁,他因身体不适被准休假养病。谁知从此不起,于次年八月病死,终年八十一岁。阿桂死后,被赠太保,入祀贤良祠,谥号文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