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渭

属于::浙江

 

<a href=/renwu/XuWenCha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a href=/view/59083.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徐</a>渭</a>

  徐渭(1521—1593),汉族,绍兴(今绍兴)人。代著名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 徐渭出生在浙江绍兴的一个官绅家庭,徐渭出生日,父亲去世,由母亲抚人。徐文长的戏剧创作杂剧集《四声猿》,其中括《狂鼓》、《翠乡梦》、《雌木兰》、《女状》四个独立的戏。徐渭的书明代早期书坛沉闷的气氛对比显得格外突出,他最擅长气势磅礴的狂草,他对自己的书法极为喜欢,自己认为“书法第一,第二,文第三,画第四”。明历二十一(1593年),72岁的徐渭离开人世。  

人物生  

才名早扬  

徐渭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出生于山阴(今绍兴)一个趋衰落的大家族。他的父亲徐鏓做过四川州府的同知,原配氏,生下徐淮、徐潞两个儿子,继娶氏,不生育,晚年纳妾生下徐渭,在徐渭出生百日就死了。此后徐渭由嫡母苗夫人抚养直到十四岁,苗氏死后,随长兄徐淮生活,直到二十一岁入赘家。  虽然出生在官僚家庭,但徐渭早年的生活并不愉快。由于是庶出,而两个嫡出的哥哥又比他年长二三十岁,所以徐渭在家中也没有什么地位。在徐渭十岁年,苗夫人把他的生母逐出了家门。幼年夺母,对徐渭是一个很大的刺激。虽然二十九岁那年他得以把母亲接回自己家中,但直到垂暮之年,他仍然不怀这件事情。  他年轻秀才未取,在给学-要求复试的-中这样说道:“学无效验,遂不信于父兄。而骨肉煎逼,箕豆燃,日夜旋,惟身与影!”显得很悲愤。成年后家道中衰,徐渭入赘妇家,生活当然也不那么自在。一个机警敏感的人,在如此坎坷的境遇中长成,自然养成执拗和偏激的性格。  

徐渭生性极为聪慧。他六岁读书,九岁便能作文,十多岁时仿扬雄的《嘲》作《释毁》,轰动了城。当地的绅士们称他为神童,比之为修。二十来岁时他与中名士海樵、炼等人相交往,为“越中十子”之一。沈炼曾夸奖他说:“起城门,只有这一个。”据说在一次酒宴上,主人有意为难徐渭,指着上一件小西请他作赋,暗中命童仆捧上丈长的纸卷。徐渭立身把笔,一气写尽,惊倒了座的人。另外有一个关于徐渭的小故事,也能凸显他的聪明才智。在他年幼时,还在上私塾,老看他聪明伶俐,便要考考他,让他拿着两个桶去水,期间要度过独木桥,当时徐渭小,力气也不足,自是困难,但是塾师看见徐渭兴地抬水回来,惊问法,他高兴地说:把水桶放水里自然轻多了!当时尚无浮力一说,徐渭的聪敏,让老师大。  

屡试不第  

自幼以才名著称乡里的徐渭,一向颇有些自负自,对功名事业满了向往,然而在科举上却屡遭挫折。二十岁那年,他结结巴地考中了个秀才,此后一次又一次参加乡试,直到四十一岁,考了八次,始也未能中举。其间二十六岁时丧妻,潘家出,以教书糊口,直到三十七岁时宪之邀,入幕府掌文书。徐渭在科举中一再失败,并不是偶然的。他暮年作《自作畸谱》,还特地记下了六岁入学时所读的参《和舍人早朝》诗句:“鸣紫陌曙光寒”,流露出无穷的人生感慨。  

幕到牢狱  

嘉靖时期,东南沿海遭受倭的频繁侵扰,由于兵备松弛,官吏无能,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惨重损失。徐渭一方面以诗歌对此进行尖锐的抨击,一方面满怀热忱地投入到抗倭战争中。他虽然身无一职,却几次换上短衣,冒险随军队来到前线,观察形势,然后记录下战事的过,分析成败的原因,向有关-提出破敌的方略。这些文写得比较切实,不同于一般的书生议论。  

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徐渭以才名为总督东南军务的胡宗宪所招,入幕府掌文书。入幕之初,他为胡宗宪作《进鹿表》,受到嘉靖帝的赏识。自此胡宗宪对他更为倚重,对他放的性格,也格外优容。望龄《徐文长传》记载说:徐渭常与朋友在市饮酒,总督府有急事找他不到,便深夜开着大门等待。有人报告胡宗宪,说徐秀才正喝得大醉,放声叫嚷,胡宗宪反而加以称赞。当时胡宗宪重威,文将吏参见时都不敢抬头,而徐渭着破旧的黑头巾,穿一身白布衣,直闯入门,纵天下事,旁若无人。  

当然在幕府中也有多不如意的事。胡宗宪出于各种原因,与权臣严嵩来往甚密,而徐渭是痛恶严嵩的,他最亲近的友人沈炼就因参劾严嵩而遭到杀害,但徐渭又不得不代胡宗宪写了一些吹捧严嵩的文字。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严嵩被免职,徐阶出任内阁首辅。在徐阶的策动下,胡宗宪受到参劾,并于次年被逮捕至京(后来因平倭有功,只受到免职处分),徐渭也就离开了总督府。到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胡宗宪再次被逮入狱,死于狱中,他原先的幕僚也有好几人受到牵。徐渭生性本来就有些偏激,连年应试未中,精神上很不愉快,此时他对胡宗宪被构陷而死深感痛心,更担忧自己受到-,于是对人生彻底失望,以至发狂。他写了一篇文辞愤激的《自为墓志铭》,而后拔下壁柱上的铁钉击入耳窍,流血如迸,医治数月才痊愈。后又用椎击肾囊,也未死。如此反复发作,反复自杀有九次之多。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徐渭在又一次狂病发作中,因怀疑继妻氏不贞,将她杀死,因此被关入监牢。他在狱中完成《易参同契》注释,揣摩书画艺术。  

徐渭被下狱后,友人纷纷予以援助。其中援助最为有力的,先是礼部侍大绶,后是翰编修张元忭(即明末著名散文家张岱的曾父),他们都是徐渭的至交,又都是状元出身,颇有声望。在这些朋友的解救下,徐渭坐了七年牢,终于借万历皇帝即位大赦之机获释。这是万历元年(1573年)的事,徐渭已经五十三岁了。  

潦倒晚年  

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徐渭已不再有什么政治上的雄心,但他对事的关注却老而未衰。出狱后,他先在-一带历,登山临水,并交结了许多诗画之友。万历四年(1576年)夏,徐渭年轻时代的朋友,这时已经做到担负北部防重任的兑邀他北上,他便欣然前往。徐渭在化幕府的时间不到一年,但留下了不少描写北地风光、民俗和军旅生活的诗文。在写给许多-的赠序中,他都喜欢议论政事,其是关于边防的策略。当时张正主持国政,对采取抚和的方针,徐渭对此表示赞赏。期间又过居庸关赴塞外宣化府等地,继光所云至辽寻,教授其子李如松兵法,结识蒙古首领俺答夫人三娘子。他在吴兑那里受到敬重,无奈身体不好,只得于次年春经北京回到家乡绍兴,注释璞《葬书》。  

六十岁时,徐渭应张元忭之招去北京,但不久两人的关系就恶化了。据张岱的记叙,张元忭是个性格严峻、恪守礼教的人,而徐渭却生性放纵,不愿受传统礼法的缚。张元忭常常以建礼教约制徐渭,这使徐渭大为恼火。他曾对张元忭说:我杀人当死,也不过是颈上一刀,你现在竟要把我剁成肉!由于和老朋友的交恶,加上与官僚们交往受到不平等的对待,徐渭情绪愤,旧病复发,便于居京三载后重归家乡。此后,徐渭就再没有离开过山阴。  

晚年乡居的日子里,徐渭越发厌恶贵者与礼法之士,所交游的大都是过去的朋友和追随他的门生。常“忍饥月下独徘徊”,客,据说有人来访,徐渭不愿见,便手推门大呼:“徐渭不在!”其中只在张元忭去世时,去张家吊唁以外,几乎闭门不出,他一生不治产业,财随手散尽,此时只得靠卖字画度日。但手头稍为宽裕,便不肯再作。倒是一门生和晚辈的朋友,或骗或抢,常常得到他的杰作。徐渭似乎特嗜蟹,许多题画诗记载了朋友们用活蟹来换他画蟹的经过。最后几年,徐渭身患多种疾病,大约画也不能常作,生活更为贫苦。《徐文长文集》中有《卖貂》、《卖磬》、《卖画》、《卖书》诸诗,显示出徐渭凄凉的晚境。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徐渭去世,年七十三。死前身边唯有一与之相伴,床上连一铺席子都没有。  

徐渭书法  

徐渭的书法和明代早期书坛沉闷的气氛对比显得格外突出,他最擅长气势磅礴的狂草,但一般人很难看懂,用笔狼藉,他对自己的书法极为喜欢,自己认为“书法第一,诗第二,文第三,画第四”。  

徐渭超越了时代,开启和引领了晚明“尚态”书风,把明代书法引向了新的高峰。陶望龄曾说过其书法“称为奇绝,谓有明一人”。宏道则称:“予不能书,而谬谓文长书决在雅宜、文征之上,不论书法而论书神,先生者诚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矣!”(《徐渭集四-附录》《徐文长传》)  

徐渭书法和书法观的产生,是与明中、晚期整个思想、文化、审美观念巨大变迁相吻合的。俆渭书法也是从吴门书派主法的反叛0发,继而吸取追求艺术个性化的积极因素中走来。徐渭在《书子微所藏摹本兰亭》中所说的“时时露己笔意”(《中国书法全集·徐渭》,411页)的审美精神。他的原话是:“非特字也,世间诸有为事,凡临摹直寄兴耳,铢而较,寸而合,岂真我面目哉?临摹《兰亭》本者多矣,然时时露已笔意者,始称高手。予阅兹本,虽不能必知其为人,然窥其露已笔意,必高手也。优之似,岂并其眉躯而似之耶?亦取诸其意气而已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