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雅·兆惠

属于::清朝

雅·兆(1708-1764年),字甫,将领,洲正旗人。正帝的生母孝恭仁乌雅氏族统佛标之子。

雍正九年(1731年)被授为军机处京。历兵部中、内阁学士、京刑部侍郎、刑部右侍郎、正黄旗满洲副都统、镶旗护军统领。乾隆十三年(1748年),兆惠兼领户部侍郎之职。亲自赴川清军军办粮运。乾隆十八年(1753年),兆惠赴西藏办理筹防准噶尔事宜。乾隆十九年(1754年),清出兵定准噶尔时,兆惠受命协理北军务并总理粮饷。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授定右副将军,筹办犁善后事宜。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率至乌,以功一等。阿睦尔撒纳叛乱之后,兆惠配合北路军肃清准部的叛乱势力。同年十二月,授定边将军。

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由伊犁率师往天南路平定大小和之乱,克南疆城,叛乱乃告平定。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逝世,享年五十六岁,谥襄。

乌雅·兆惠

人物生平

早年仕途

乾隆九年(1731年),兆惠以笔帖式的身份被授为军机处章京,入值军机处。历任兵部郎中、内阁学士、盛京刑部侍郎、刑部右侍郎、正黄旗满洲副都统、镶红旗护军统领。 

乾隆十三年(1748年),兆惠兼领户部侍郎职务。当时清廷正在平定大小金川,兆惠亲自赴金川清军军营督办粮运。兆惠上疏乾隆帝议粮运的事,并说平定大小金川的诸将中只乌尔登、两个人作战勇猛,并提及各个省的派兵情多有不实。乾隆帝听说后下令实这些情况。平定金川后,大军师还朝,乾隆帝命兆惠核实以前各军所用军需是否真实,并调任户部侍郎。以后,兆惠赴查办传钞书孙嘉淦伪疏稿案,暂任山东巡抚。

乾隆十五年(1750年),兆惠入值军机处。乾隆十八年(1753年),兆惠赴西藏办理筹防准噶尔部的事宜。

征准部

乾隆十九年(1754年),清廷出兵平定准噶尔时,兆惠受命协理北路军务并总理粮饷事务。乾隆二十年(1755年),乾隆帝命兆惠驻守乌里雅。准噶尔部台噶勒藏多尔济归顺清朝,乾隆帝命兆惠给以牲畜。同年,厄鲁特辉特部台吉、策妄阿拉布坦的外孙阿睦尔撒纳叛变,献了伊犁。乾隆帝命兆惠移驻里坤,兼督额尔噶台站。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清军击溃阿睦尔撒纳,收复伊犁,乾隆帝因为定西将军策楞不胜任总领军务的重担,乾隆帝召兆惠回到北京,并授予他镇守北疆的略。兆惠还没有回京,策楞就因为谎报军情和虚报战绩被逮捕,而且除扎拉阿定边右副将军的职务,并将此职授予兆惠,筹办伊犁善后事宜。阿睦尔撒纳被清朝击败后逃亡哈萨克,定西将军达尔阿率军逐捕没有功,乾隆帝命大军还师。厄鲁特诸位在军中的(蒙古官号)谋策划叛乱,绰斯汗噶勒藏多尔济秘密告诉兆惠,巴雅尔将要入掠他的地。兆惠令夏将军和起率领人征收厄鲁特兵前去驻守。但是噶勒藏多尔济的侄子扎噶尔布及宰桑呢吗、哈萨克锡喇、达什策零等人阴谋私巴雅尔,中途发动叛变,和起战死。兆惠讯后亲自带领伊犁军士五百人前去平乱,经过济尔哈朗到达垒扎拉图,与达什策零作战,大败达什策零。一直追击到库图齐,再战达勒奇,杀叛军士兵数千人。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兆惠率军到达乌鲁木齐,噶勒藏多尔济、扎那噶尔布等诸位叛军首领都在这集合,一日就作战十余次,战都几乎用尽。大军在冰雪中行进,到达特讷格尔,被叛军所围。巴里坤办事大臣雅尔哈善先派遣侍图伦率领八百人去援助兆惠军。当时适逢兆惠派遣军校云多克德楞彻自围中杀出,到雅尔哈善的军营请求援助。这件事上报朝廷之后,乾隆帝嘉奖兆惠作战奋勇,以功被封为一等武毅伯,授户部尚书、镶旗汉军都统、领侍卫内大臣。图伦楚兵到了后,兆惠围被解。兆惠得到新兵之后,又追击巴雅尔的叛军至垒河源。巴雅尔移到处放牧之后,兆惠还师巴里坤。乾隆帝因为兆惠奋力追击,追杀叛军不懈怠,赐兆惠御用玉韘、荷包、鼻烟壶,命定边将军成衮紥布分路进击厄鲁特。不久,兆惠与参赞大臣鄂实等一起自额林哈毕尔噶出发进剿厄鲁特。

转战回疆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兆惠发现回部头人波罗尼都、集占(大小和卓)有叛乱的迹象,令参赞大臣德去追捕阿睦尔撒纳,自己的军队停驻在济尔哈朗等待富德。乾隆帝责备兆惠与成衮扎布以回部事务为重、而轻视了阿睦尔撒纳,处事有失轻重。 [12]  是兆惠率领军队在富德后继北进,派遣使臣前往右哈萨克谕,要求归还潜逃的阿睦尔撒纳。大军再进到额密勒河西岸附近,富德大军到达塔尔巴哈台,俘获潜逃的叛军首领巴雅尔以及随从数人,移送到北京。哈萨克汗阿布赉遣使来朝献马,并上表请求入觐,乾隆帝下诏宣谕。阿布赉的使臣说阿睦尔撒纳率领二十骑前去哈萨克投奔,约第二天清晨见面,阿布赉下令先没收阿睦尔撒纳的战马和。阿睦尔撒纳发现之后惊忙逃走,哈萨克汗俘获他的侄子达什、宰桑齐巴罕,捆绑之后送到兆惠大营,兆惠以闻,命槛车致京师。兆惠分遣他的将领图伦楚、三达保、爱隆阿等人击败阿睦尔撒纳的属众,并招降阿睦尔撒纳的部下纳木奇父子,送到北京。兆惠再次进击,与富德的大军会合。秘密探查到阿睦尔撒纳已经逃入了俄罗斯,乾隆帝命他还师。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十二月,回部大小和卓叛乱。乾隆帝授兆惠为定边将军,前往南疆讨伐回部大小和卓波罗尼都、霍集占。兆惠上奏乾隆帝,请求先屯于乌鲁木齐,待来年春天再率军进讨大小和卓。并进说,如果不能立即率领大军进入回部,那么该集聚很多粮食,购置很多战马,才能是稳重的策略。乾隆帝不以为然,下诏责备兆惠怯懦不战。

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正月,兆惠因为厄鲁特人在喇伯勒还有一户,决定先剿除他们,于是专心于回部的事务。乾隆帝授雅尔哈善为靖逆将军,命他进击南疆;命兆惠进剿厄鲁特的事情完成之后,在别道与雅尔哈善合兵进击。兆惠与副将军车布登紥布、副都统瑚尔起、侍卫达礼善等分四路进剿厄鲁特蒙古余部。乾隆帝因为哈萨克锡喇、鄂哲特等十多人都没有被兆惠抓获,命兆惠等更。四月,兆惠抓获鄂哲特等人,并送往北京。乾隆帝仍责成兆惠尽快抓俘哈萨克锡喇等。不久又令兆惠赴库车视察军务,回到北京之后,乾隆帝的诏令未至兆惠的军队就已经出发。正赶上雅尔哈善的军队围困库车,霍集占突围逃走。乾隆帝逮捕雅尔哈善,以兆惠代替雅尔哈善。兆惠在中途上疏乾隆帝说:“我当亲率八百人赴库车,与雅尔哈善协力剿灭叛军,不破敌军势不还朝。”乾隆帝嘉奖他奋勇,赐给他雀翎。 

营之围

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八月,定边将军兆惠奉命由伊犁率部南下,指挥清军平定回部大、小和卓叛乱。兆惠遣副将富德驻阿克苏,为第二梯队,自率马兵4000余往攻小和卓霍集占所在的尔羌城(今新疆莎车)。叶尔羌城十余里,城门12座。回兵在清军必经的城东5里处,挖沟筑台,以为屏障;并实行坚壁清野。

十月初三日,兆惠所部抵辉齐阿里克,距叶尔羌城40里,隔河扎营,并派出左、右两翼兵,抢占了城东土台,控制进出要道。初六日,东、西、北三座城门中冲出数百名骑兵,两军厮杀,回兵三战皆败,遂退回城中固守。兆惠大营扎于黑水河畔,故名“黑水营”。 [21]  兆惠见叶尔羌城防守密,便拨出800人清军交副都统爱隆阿,命其前往东南方,防御盘踞在喀什噶尔(今新疆喀什)的大和卓叛军,其余兵力密切监视叶尔羌城,待机再战。时获情报,言城南山下有回人牧群。兆惠决定往劫羊群,以补,并诱敌出城作战。十三日,兆惠率余骑兵南进。前面有河,清军夺占桥头,登桥而驰。岂料刚过桥400余人,桥骤断,叶尔羌城中随即冲出叛军5000骑兵、1万步兵,开两翼攻围清军。清军人自为战,浮水还营,兆惠两战马,面胫俱伤。直至夜晚,回兵方退回城中。清军亡100余人,伤数百人,总兵天喜战死。 [22-23]  十四日,霍集占组织回兵向黑水营发动猛攻。兆惠指挥士卒边战边筑起临时工事。战斗持续了整整5天。兆惠派出5名士兵,分别往阿克苏告急,驻阿克苏头等侍卫赫德飞章奏报朝廷。乾隆帝命靖逆将军纳木札尔往援。防御喀什噶尔的副都统爱隆阿奉兆惠之命,返阿克苏催促援军,途遇纳木札尔所率200名骑兵,爱隆阿劝其待大兵到后再进,纳木札尔未从,后于途中军覆没。霍集占见攻不下,便改为长期围困。

黑水营自十月至次年正月,进行了艰苦的防御战。时天寒地冻,弹尽粮绝,援兵不至,无险可依。回兵于上决河灌营,清军在下游挖沟泄水。回兵枪弹如雨,清军砍掉林木,由树干中挖出数万颗弹丸。后清军挖水,掘窖粮,补充了给养。十一月间,回疆以西的布鲁特人抢掠了喀什噶尔所属英吉沙尔城(今新疆英吉沙),恰好黑水营清军纵火焚烧两座回营。霍集占以为清军与布鲁特人有约,惧被夹击,故攻黑水营稍懈。黑水营艰难持守之时,清廷急调援兵增援。驻阿克苏的定边右副将军富德与侍卫舒赫德于巴尔楚克(今新疆巴楚)合军,共率3000余兵,冒雪赴援。巴里坤办事大臣阿里衮领兵六百,解马两千匹、驼一千头,兼来援,与爱隆阿所部会合。

大战呼尔璊

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正月,富德率领大军到达呼尔璊,以富德为定边右副将军,径赴叶尔羌解兆惠之围;与回兵遭遇,富德转战五昼夜。阿里衮将战马送至,两军合军后与回兵再战。布拉尼敦出战,中弹受伤,不得已回军喀什噶尔。清军至叶尔羌河岸,阿里衮与爱隆阿合军为右翼,富德及舒赫德为左翼,两军追击回兵。正月初八,兆惠听到北方有枪炮声,又见围营的和卓兵渐少,料想援军已至,遂分兵两路出击,攻取营垒,并派人联络富德。十三日夜,富德进兵至叶尔羌河岸,距兆惠兵营尚有二十里。十四日,富德领兵斩杀和卓兵二三百人。和卓军队渡河而去。富德与兆惠会合,按照谕旨于当晚启程返回阿克苏。至此黑水之围解。

呼尔璊之战后,霍集占兄弟由于清军的进攻和维吾尔人的背离,整个陷入了困境。二、三月间,霍集占派人联络葱岭以西的巴达克山、浩罕等。因浩罕未有回信,且惧布鲁特沿途骚扰,和卓兄弟决定逃往巴达克山,或再由巴达克山前往痕都斯坦(今克什尔地区南部及巴基斯坦北部)。四月,清兵占领和阗的消息传来,叶尔羌人心惊动,霍集占将家眷、财物移往叶尔羌以西的赫色勒塔克。 波罗尼都也向喀什噶尔取军粮、马匹,在六月十日之前续运到塔勒巴楚克河,自己仅与亲信留在喀什噶尔居住。

在大小和卓准备出逃的同时,兆惠、富德正筹集粮饷,划乘麦熟之前进攻叶尔羌。五月,避难于布鲁特的原喀什噶尔伯克和什克随清军侍卫布占泰来到阿克苏,向兆惠建议先攻取喀什噶尔,以免霍集占投奔浩罕的额尔德尼伯克。于是兆惠等人议定先攻喀什噶尔,再取叶尔羌。此时,流亡于境外的和卓后裔陆续向清军投诚。六月十一日,兆惠领兵九千由乌什南下,进兵喀什噶尔。阿里衮、巴领兵三千出巴尔楚克,在喀什噶尔、叶尔羌之间地方等待与富德会合,并把守各处隘。六月十八日,额色、玛木特与波罗尼都交战,剿杀多人,随后来到兆惠军营投诚。

六月二十七日,波罗尼都将喀什噶尔居民掳至城南的提斯衮,由玉鲁克岭(在今疏附县西南)西逃,带走居民一百五十户,及其亲信之家眷、奴仆千余人。霍集占抢掠叶尔羌居民的马匹、牲畜后,又向当地拉勒索白银四千两,于闰六月二日启程,经伯克和罗木渡口逃往羌呼勒。大小和卓在色勒库尔(今塔什库尔干县)会合后向西出逃。留在喀什噶尔、叶尔羌二城的伯克随即派人迎清兵入城。闰六月十四日,兆惠进驻喀什噶尔城,富德所部先锋鄂博什进驻叶尔羌城。十八日,富德进入叶尔羌。乾隆皇帝令兆惠留驻喀什噶尔,办理喀、叶二城事务;富德、明瑞等速领兵追击。

回京病逝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兆惠大军返京,位列乾隆帝平定回疆之乱功臣图,悬挂于紫光阁。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兆惠被授御前大臣,协办大学士兼署刑部尚书,与大学士统勋查办桥河的案子。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兆惠又与刘统勋勘察南运河。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直隶发生水灾,乾隆帝命他前去观看海口的情况。兆惠根据当时的地理条件,疏通天津、静海诸县的水道。然后乾隆帝又命他与两江总督尹继善筹划疏浚荆山桥的河道。

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十一月,兆惠病逝,享年五十六岁。乾隆帝亲自驾临他的丧礼,赠太保,谥文襄。嘉庆年(1796年)十一月,命配享太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