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三桂

属于::清朝

(16126月8日—1678年10月2日),字长,一字月所,朝辽广前屯所(今辽宁绥中)人,南直隶邮(今省高邮市),锦州总兵吴襄之子,祖大寿外甥。明末清初著名的政治、军事人物。

明崇祯为辽东总兵,西伯,镇守。崇祯皇帝登基,开科取士,吴三桂夺得武科举人。不久,吴三桂又以父荫为指挥。崇祯十七年(1644年)降清,在山海关大战中大败,封平西。顺治十六年(1659年),吴三桂镇守云南,引兵入缅甸,迫缅甸王交出南明永历帝。年(1662年),吴三桂杀南明永历帝昆明。同年,封为平西亲王,与建靖南王精忠、广东平南王可喜并称三藩。康熙十二年(1673年),下令撤藩。吴三桂自称王、总统天下大元、兴明讨虏大将军,发布檄称“三藩之乱”。康熙十七年(1678年),吴三桂在州(今衡市)登基为皇帝,号大周,建都衡阳,建元昭武。

康熙十七年(1678年)秋在衡阳病逝。追谥为开天达道同仁极运文神武高皇帝。其吴世璠撑了三年之后被清军攻破昆明,三藩之乱遂告结

吴三桂

人物生平

早年时期

吴三桂祖籍南直隶高邮,历四十年(1612年)生于广宁前屯卫中后所(今辽宁绥中)。 他出身于辽西将门世家,自幼武,善于骑射。吴襄耳目睹了明朝在天启二年(1622年)如在广宁之战中失,辽东弼如何被传首九,辽东巡抚王化贞如何下狱而死。吴三桂的生母不详,吴襄奉旨调进北京,娶了祖大寿的妹妹为弦。祖大寿是世辽西的望族,吴襄成为祖大寿的妹夫,吴三桂成了祖大寿的外甥。祖、吴两家的联姻,使吴襄、吴三桂父子找到了坚的靠山,也使祖氏家族的势力更壮大。吴三桂在父亲吴襄舅舅祖大寿等的教诲和影响下,既学文,又学武,不到二十岁就考中武举,此跟随父亲吴襄和舅舅祖大寿,开始他的军旅生涯。

崇祯二年(1629年),清太皇太极亲率五、六万大军,避开明朝构筑的宁锦防线,绕道直趋北京,史称“己巳之变”。面对来势凶猛的清军,朝野非议颇多,又恰逢皇太极设反间,生性多疑的崇祯将崇焕逮捕入狱。关宁军入卫以来受到不正待遇已久:获广渠门、门二捷,仍被当作奸细谩骂,在城壕露宿半月,京从城上扔砖砸死三人,选锋出城砍死六人,巡夜兵被杀或勒,等到袁崇焕蒙冤,众将士已是心灰意冷,皆“以督之忠,尚不自免,我辈在此何为?”竟不听祖大寿号令,径自东奔去。崇祯四年(1631年)的大河之战中,练总兵吴襄率四万往援大凌河城(今辽宁凌海)祖大寿,结果吴襄临阵逃脱,被削职。

镇守辽东

崇祯五年(1632年)六月,为平息山东登州(今山东省莱市)参将德等兵变,吴襄随副将祖大弼出征山东,最后孔有德从登州乘船渡海,投奔后,而吴襄恢复了总兵职务。随着吴襄官复原职,吴三桂也在当年击,时年20岁。崇祯八年(1635年),吴三桂被擢为前锋右营参将,时年23岁。崇祯十一年(1638年)九月,任前锋右营副将,当于副总兵,时年26岁。 崇祯十二年(1639年)辽总督承畴、辽东巡抚一藻、总督关宁两镇御马监太监高起潜,报请朝廷批准,吴三桂被擢为宁远团练总兵,时年27岁。

崇祯十三年(1640年),明军与清军在杏山(今辽宁锦县杏山)附近的夹马山一带发生了一场遭遇战。吴三桂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了其高超的战斗技能,他拼命冲杀,与清军血战,但因清军勇猛异,最方互有伤亡收场。崇祯十四年(1641年)初,清军逐渐形成对锦州的围之势。蓟辽总督洪承畴与辽东巡抚丘民、吴三桂等再三酌,决定冒险向锦州、山、杏山三城运

崇祯十六年(1643年)正月,已投降的祖大寿在京收到吴三桂的来信,祖大寿将来信转交皇太极,皇太极回信道:“尔遣使遗尔舅祖总兵书,朕已洞悉。将军之心,犹豫未决。朕恐将军失次机会,殊可惜耳。” 吴三桂在动摇中,虽然没有降清,但是已经给自己留出了降清的后。春天,吴三桂奉命入关,驰援京师,抵御第五次迂道入塞的清军。行军迟缓,到达时清军已退,但是崇祯还是很器重他,感他来北京勤王。五月十五日,崇祯帝在武英殿宴请来勤王的吴三桂等,赐吴三桂尚方宝剑。九月,清军绕过宁远,打下后所,前屯卫,中前所,前后七八天,三座城部失陷,吴三桂的宁远,成为山海关外一座孤城,已经失去战略意义。

献关降清

崇祯十七年(1644年)初,面临覆亡命运的明朝便把赌注押在了关外拥有重兵的吴三桂身上。不少朝臣如王永、吴麟征等先后上疏,要求撤宁远之师以入卫京城。大顺军直指京师,崇祯诏征天下兵勤王,三月五日加封吴三桂为平西伯,命吴三桂火速领兵入卫北京。三月十九日吴三桂率军到达山海关,继而率兵西进京畿。二十二日吴三桂兵至玉(属河北山市)一带,这时突获京师陷落崇祯自缢的消息。明朝的灭亡使吴三桂失去倚靠,为了寻找新主,此后一个多月,吴三桂在各种政治势力间进行投机活动。

大顺李自成多次招降,吴三桂再三犹豫,曾一度有投降李自成的念头。据传后来听说其爱妾圆圆被李自成部下掳去而作罢。两面受敌的吴三桂,对内不敌李自成,对外难挡多尔衮。陈圆圆和吴家亲人都成了李自成的人质。为保全家人性命,吴答与李自成议和,为防李自成有诈,又私下以河南北分治为条件向多尔衮求助。四月十三日,李自成亲率六万大军奔向山海关。此时,被年初以来的一系列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李自成,对当时军事对峙的重性是估计不足的。吴三桂得知李自成亲自率军东征的消息后,即派山海关士绅、儒生李友松、邃寰、泰临、刘山、黄镇庵、高选等六人“轻身绐贼”,迎候李自成大军于北京之东不远的三河县,表示投降之意,以拖延时日,等待清军。在派赴清军求援的使者携带多尔衮的复信返回山海关后,吴三桂马上又致书多尔衮,求其“速整旅,直入山海”。李自成直至行抵关门之时,吴三桂派去接洽投降的代表妄图脱逃,才发现吴三桂假投降的真实意图,但已贻误了轻兵速进夺取关门的有利时机。而多尔衮却在接到吴三桂的二次求援信后,经过一昼夜的强行军,于二十一日抵达关门十五里之外。 

四月二十一日,多尔衮利用吴三桂所处的急局面,逼迫吴三桂放弃联清击李的政策而彻底投降清朝。四月二十二,吴军初败,吴三桂求救于多尔衮,多尔衮将计就计,趁吴三桂与李自成判之机,突然向李自成发动攻击。在一片战役中吴三桂联合清军击溃李自成。清兵入关后,攻入北京,多尔衮把年幼的顺治帝以及朝廷由东北的盛京都至北京,清定都北京后封吴三桂为平西王。

起兵叛乱

康熙十二年(1673年)春,镇守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疏请归老辽东,康熙皇帝遂乘势作出了令其移藩的决定。而后,又对镇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的撤藩要求也依例照准。在形势的逼迫下,吴三桂也假惺惺地上书朝廷,请求撤藩,实则希朝廷慰留他。对于吴三桂的真实意图,康熙皇帝非常清。他认为,吴三桂和朝廷对立已久,“撤亦反,不撤亦反。不若及今先发,犹可制也”。于是力排众议,毅然决定允其撤藩,还派专使至滇,风行地经理撤藩事宜。十一月,吴三桂诛杀云南巡抚国治,自称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提出“兴明讨虏”,起兵造反。

由于吴三桂专制滇中十四年,在反叛之初,叛军乘锐连下贵州全省、湖南的衡州。福建靖南王、广东平南王二藩和吴三桂在各地的羽如四川蛟麟、谭、吴之茂,广西之森、孙延龄,陕西之王辅臣,河北之也先后揭起叛旗,纷纷响应。一时之间,形势对吴三桂非常有利。

势穷病死

康熙十七年(1678年)八月,衡州酷热,吴三桂加之心情不虑过重,肝火过盛,便突然得了“中风噎嗝”的病症,随后又添了“下痢”病症,太医般调治,终不见效。吴三桂便授意心腹大臣,迎接皇孙吴世璠来衡州继位,托付后事。八月十八日深夜,吴三桂在都城衡州(今衡阳)皇驾崩,时年六十七岁,只做了五个多月的皇帝。

二十二日,吴三桂的侄、婿与心腹将领马宝、国柱、夏国相聚衡州,公推吴国贵总理军务,派胡国柱回云南,迎吴世璠前来衡州奔丧。胡国柱到达云南,向留守的壮图传达众将的意见,准备护送吴世璠去衡州(今衡阳)继位。郭壮图有一女儿嫁给吴世璠,为保势力,力阻吴世璠离开云南,去衡州继位。九月,吴国贵召集并主持将会议,讨论今后的方针大计。”吴国贵虽颇有眼光、有胆有识,但诸将欲保云南家小财物,此议没经重讨论,便被否决了。十一月,胡国柱等用棉裹吴三桂遗体,秘密载经宝庆入贵州,大将军马宝留守衡州(今衡阳)。吴世璠迎至贵阳,并即帝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