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士成

属于::清朝

(1836-1900年),字功亭,徽合肥北乡(今长县岗集镇聂祠堂)人,清朝将领。幼年父死家境贫寒,与母亲依为命。聂士成自小好行侠仗义,投身军旅,开始了四十年生涯。先后参与剿捻、中战争、甲午战争、子之变,战功著,庚子之变的天津战中,中炮阵亡。清追赠他为太子少保,谥号忠节。

聂士成

人物生

军剿捻

聂士成于1836年出生于合肥北乡岗集三十铺村聂祠堂郢一家,侨于合肥城。其母烈女之风,七十岁

1862年(同治年),聂士成以武生投效庐州军,初隶练大臣甲三部讨捻军,四月随军攻克庐州府城,因功叙奖外委。同年八月,随军攻克湖沟、浍北捻军据点,补把总,五品顶

1863年(同治二年),改隶淮军铭传部,随军攻克太仓、镇洋、昆、新、震泽等地,升守备戴蓝翎。同治三年随军攻克州、江、无锡、匮各城,九月升,加击衔赏换翎。同治四年,随军攻克宜兴、荆溪、溧阳、嘉兴、州,九月论功超两江尽先补用参将。同治五年,追叙淮军分援浙皖闽三省战绩,聂士成奉旨以副将补用。不久随直隶提刘铭传北上追击捻军柱等部,屡获大捷。

1867年(同治六年)十一月,赏力勇名号。同治六年随铭军在山东县、安、潍县及湖北安紫坪铺等地作战,击败东捻军任柱部。

1868年(同治七年)五月,聂士成以总兵交军机处记名放,并赏给一品典。同年七月,以参加平定西捻军功,聂士成以提督交军机处记名简放。

青云

1870年(同治九年),聂士成以两江补用记名提督调赴直隶办理海防;1873年(同治十二年),聂士成任武毅右军前营带,随铭军前往陕西平定回乱,隶属忠部;1876年(光绪二年),随铭军办理东河工,“土木之用,必实必,修筑之劳,必久必固。”1882年(光绪八年),随铭军刘休部历年办理直隶河工出力受保奖,随带加三级。

1884年(光绪十年),中法战争爆发,聂士成于是年十二月参加渡海援;1885年(光绪十一年),台防后还北洋。六月以总兵交军机处记名遇有海疆总兵缺出请旨简放。 

1887年(光绪十三年)调庆军中任职,任亲兵新营管带官。在此期间,聂士成所部参与旅顺要塞建设。

1891年(光绪十七年)四月,参加北洋海军大阅活动,聂士成部因数年间操防得力,同年九月由上谕赏加头品顶戴。不久,聂士成由旅顺调回直隶海防,其官衔仍为亲兵新左营管带官,实统芦台淮练军。十月底参加镇压热河金丹教叛乱,攻克叛军据点子府、下长皋等处,擒斩叛军首领悦春等有功,赏穿黄马褂。十二月,聂士成接替杨玉书,正式接统驻芦台淮练军各营,统领芦台淮军武毅副中、老前两营,兼统北口练军前右后三营。

1892年(光绪十八年)三月,热河境平定,聂士成因功赏换巴图阿巴图鲁勇号,与孝祺、元并称“淮军后起三名将”。五月初七日,补授山西太原镇总兵。

1893年(光绪十九年)九月至1894年(光绪二十年)四月,聂士成游历东三省及俄交界道里,历时八个月,行23000里,“游历凡过要隘,皆用西法绘图立说,山川扼要形胜了如指掌。” 著有《东游程》四卷。光绪十九年底朝廷赏给珍玩若。五月,朝鲜爆发东学起义,聂士成率芦台防军先期入朝,驻军牙山。后赴全州招抚东学党起义军。

抗击日军

甲午战争爆发后,聂士成随提督志超援朝,驻军牙山。1894年(光绪二十年)七月,日军在牙山口外丰岛海面偷袭击沉中国运兵船“高升号”,同时从汉城出动军进攻牙山。聂士成根据敌众己寡、地形不防守的情,建议叶志超主动将部队撤至州、成欢,利用成欢有利地形击日军。他叶志超各率所部退守成欢、公州。聂士成率部在朝鲜成欢地与日军激战后撤退平壤,因力战有功赏换刚安巴图鲁勇号。平壤失陷后,聂士成随后参加鸭绿江江防之战,坚守山,组织摩天岭防御战,他利用山高险,设疑疲敌,雪夜奇袭,继而收复分岭,杀敌甚重,击毙日军将领刚三造,取得清军为数不多的几场胜利,因功补授直隶提督。

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正月,朝廷调聂士成所部八营由辽阳摩天岭入关回防津沽,作为沿海后路游击之,主持天津沿海防务。

演练新军

甲午战争结后,聂士成在芦台奉旨以所部武毅军及功字营为骨干,从直隶驻防淮练军中选练及新募马步队30营,仿照德国营制,参用西法编练武毅军,聘请德国和俄国教教练步队和马队,仿照德国营制操法,指导编订《淮军武毅各军课程》、《武毅先锋马队操练教程》、《武毅军练兵图说》等作为训练教材,创办开平武备学堂,用近代军事知识教育军官,训练士兵,收效显著。 

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五月,聂士成首次入京朝觐。九月,聂士成率部出山海关剿办热河朝阳地区马贼。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冬,聂士成奉命总统直隶淮练各军。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朝廷创立武卫军,聂士成部武毅军改编为武卫前军,聂士成以直隶提督兼任武卫前军总统,仍驻芦台,扼守北洋门户。二月,朝廷以聂士成“公忠笃实,办事认真”,编练武毅军三年卓有成效,交部从优议叙。十月聂士成再次进京朝觐,并赐紫禁城内骑马。另于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1898年(二十四年)各赏赐有差。

庚子之变

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末,义和团运动起于山东,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蔓延至直隶境内。团民视外洋事物,沿途烧毁铁路电线。四月,义和团破坏保定铁路,五月三十日,聂奉命保护芦保、京津铁路。义和团烧毁黄村铁路,聂军小队前往阻止,被义和团迎击,伤数十人。之后义和团三千人毁廊坊铁轨,聂士成率军前往,遭义和团袭击,聂军还击杀死义和团五人。当时掌政之端王载漪、大学士刚毅等人下旨严责士成。直隶总督裕命聂士成回芦台,聂士成率军回天津。当时天津有义和团二多人,常击杀武卫军士兵,聂士成不敢反抗,但聂军与义和团的仇隙更深。军机大臣禄害怕聂军哗变,写信安慰聂士成,称武卫军军服西化,被误会。聂士成回信称:“拳匪害民,必贻祸国家。某为直隶提督,境内有匪,不能剿,如职任?若以剿匪受大戮,必不敢辞。” 

清廷对义和团政策剿抚不定,使得京畿一带局势难以控制,最后招致西摩尔联军北上及八国联军入侵。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大沽炮台失守,天津北上联军与聂士成部在天津交火。五月二十五日,朝廷对列宣战,令聂士成率部保卫天津,收复大沽炮台,阻止八国联军北上。六月,聂士成率所部守卫天津杨村一带,与义和团一起阻击欲入京拯救使馆区的八国联军先遣队,清军与联军互有死伤,而义和团则被聂士成派上前线,遭联军机枪扫射,撤回时又遭聂军机枪扫射,死伤惨重。由于京津铁路已被义和团破坏、八国联军先遣队不擅陆战、聂军装备精良(配有德制重机枪),联军无法前进只能后撤,清廷称此役为廊坊大捷。但裕禄将之归功并大赏于义和团,而聂军则分无赏。

六月下旬,聂士成奉命攻打天津租界十余次,差点攻下,当时西方军队称聂军是中国最强悍的军队。而义和团则乘机四处焚掠,聂士成派兵镇压,杀义和团千多人,更招致义和团妒恨,诋毁聂士成敌,清廷下旨督责,以聂士成“旬日以来并无战绩,且有该军溃散情形,实属不知振作”,给聂士成以革职留任处分。聂士成非常气愤,称“上不谅于朝廷,下见逼于拳匪,非一死无以自明”,于是每次战斗均亲上前线。

七月初,聂军与联军交战时,义和团到聂家抓害聂士成的母亲、妻子及女儿,聂士成派兵追赶,而其部下有一营新军其中有很多士兵与义和团串通,大叫聂军造反并开枪射击聂军,使聂士成腹背受敌,身中数弹。七月九日,聂士成在城西八里台中炮阵亡。义和团本要戮聂尸,因联军追至才免,后来德军扯来一条毯子,在聂士成破碎的身体上。并让士兵把聂士成的遗体交还给清军。

聂士成阵亡后,清廷朝议赐恤,载漪、刚毅力阻,后来清廷下诏称聂士成“误国丧身,实堪痛恨,姑念前功,准予恤典”。

聂士成故旧馥等人请求,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二月,署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代为聂士成请恤,称其“秉性忠贞,践履纯笃,事亲极孝,居官极廉。驭众严而有恩,遇事勇而有断,沉毅果敢,威望绝伦。”朝廷上谕以聂士成追赠太子少保,著照提督阵亡例赐恤,加恩予谥,谥号忠节。生平战功事迹及死事本末,宣付国馆立传。并准于立功省份、死事地方及及原芦台、天津、合肥建立专祠。建立专祠。聂士成阵亡后,其灵柩由部属护送回安徽原籍安葬。1911年(宣统三年),聂士成次子聂宪藩为其改葬于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