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汗

属于::清朝

丹汗(1592-1634年),孛儿只斤氏,名林丹图尔,汗号为呼图克图汗,是第35大汗(1604年-1634年在位),一般认为是蒙古末代大汗(也人认为额哲是末代大汗)。布延彻辰汗去世,13岁的的林丹继承汗位,统辖察尔部。即位后初信教,后改教,并兴建了城察汉浩特(今内蒙古赤峰阿科尔沁旗)。

林丹汗试图恢复蒙古的统一,重建思汗的霸业,同又面临着新兴的女真族的威胁。因此,他对外采取联针,对内则谋求控制蒙古其他部落,而且他以“攘外必先内”为原则,优先进行对蒙古的统一,避免与后金正面交锋。1627年,林丹汗西定右翼部。1632年,后金汗皇太极讨伐林丹汗,林丹汗远遁青海。1634年,林丹汗因天青海大草滩,年四十三岁。其子额哲于翌年投降后金,蒙古帝国灭亡。

林丹汗

人物生平

即位之初

林丹汗本名林丹巴图尔,是成吉思汗之嫡系后裔、达延汗的7世孙。布延彻辰汗()去世后,由于其子莽骨速早逝,故由长孙林丹巴图尔于1604年继承汗位。林丹汗即位时年方13岁,尊号为“呼图克图汗”(明人译为憨)。

林丹汗继位时,蒙古汗不振已很久了,漠南的科尔沁、内喀尔喀、土默特、尔多斯诸部各自为政,蒙古大汗只配辽河套的察哈尔部(分为浩特、奈曼、克什克腾、沁、尼特、汉、阿喇克主锡惕八个鄂托克),仅被漠南诸部奉为名义上的共主。漠北的外喀尔喀更不承认蒙古大汗为共主,而漠西拉特仍然与蒙古帝国为敌。另一方面,方的女真族正在努尔哈赤的领导下逐渐走上统一与。因此,林丹汗早年的处境非艰难。

即位之初的林丹汗在明朝大臣的奏中多次被提到。最早是在1606年(历三十四年)十月,兵科都给事中事大略》奏文中称:“自酉、戌两殒大,辽可言哉?所天厌夷种,土蛮(原指图们汗,这里指布延汗)物故,稍稍息肩 。独丹憨新立,众虏煽惑,都会、歹青等逆,安能不率响?此辽东之情形也 。”并称林丹汗为“穷饿之虏”。 次年七月,兵部尚书大亨上疏分析边防形势,称“幼憨嗣立,懦弱未威”。1609年辽东巡按弼也说林丹汗“尚不能统众”。

崛起壮大

林丹汗即位10年后,其威望与实力逐渐攀升,1612年,林丹汗率军3万入侵明朝,但收效不大。到1615年秋,他亲率数万军队三次抄掠明边,自广至锦州长达数里的战线上频繁出击,声势浩大。明朝方面惊呼“虎墩兔憨为虏中名称桀骜”。到1617年时,林丹汗送还了掳掠的明朝人口,并获得了与明朝互市的权。值得注意的是,在1615年的军事行动中,林丹汗是与内喀尔喀五部盟主卓里克图巴图鲁(明朝称为炒花)联合举兵的,说明内喀尔喀已经属于林丹汗的控制之下。此时,他采取了一系列措强汗权,如兴建都城察汉浩特(意为“城”,位于今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境内),用《图们汗典》约诸部,使漠南诸部重新来大汗朝觐。他的理想不仅仅是加强察哈尔部的势力,更是要恢复成吉思汗的霸业。这他的尊号“神中之神智成吉思盛汗” 、“林丹呼图克图圣成吉思大明禅战无不胜无比伟大恰克剌瓦尔迪太宗上天之天宇宙之玉皇转金轮法王”便可看出。

1617年,林丹汗在西藏萨迦派僧侣尔呼图克图的劝说下,由黄教(格鲁派)改宗红教(萨迦派,狭义上是花教,广义上与宁玛派、噶举派皆属红教)。此时黄教在蒙古经过数十年的传播,已经根深蒂固,林丹汗突然改宗,无疑加剧了信奉黄教的蒙古诸部对大汗的离心力,对林丹汗统一蒙古的事业产生不小的阻碍。

交恶后金

林丹汗还没来得及将统一蒙古付诸行动的时候,东方的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汗国,对林丹汗与明朝均构成巨大威胁。努尔哈赤一直在挖蒙古的墙角,努尔哈赤称汗前后,科尔沁、内喀尔喀等部便与努尔哈赤联姻。1618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告天,发动侵明战争,明朝则在翌年的萨尔浒之战中败北,辽东岌岌可。这时,明朝想到了林丹汗,早在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九月,明朝辽东经略镐即提出了“制东夷在先款西虏” 的策略,“东夷”指努尔哈赤的后金政权,“西虏”指林丹汗为首的蒙古诸部。其后户科给事中应震、西道嘉会、兵部尚书黄嘉善等大臣建议“以夷攻夷”,利用林丹汗来对付努尔哈赤,以收“渔人之利”。 [8]  不过,明朝最先利用的是靠近后金的内喀尔喀,1619年(万历四十七年)七月,挟萨尔浒之战威的努尔哈赤率军围攻铁岭,内喀尔喀中最有实力的赛(斋赛)率万人援明,不料抵城时铁岭已失守,其后又与后金兵交战,大败,宰赛及其二子与巴克、色本、噶尔等均被俘获。八月,明朝另一藩屏赫部覆灭,明廷正式将注意力转移到林丹汗身上。林丹汗与努尔哈赤“素无衅端” ,但为了攫取明朝的“银”,壮大自己实力,也意图采取联明抗金的战略方针。

1619年秋,明朝派监军王猷带着四千两白银出使察汉浩特,林丹汗称病不见,又借口自己手下没有懂汉字的人,将明朝使臣带来的谕帖弃置一边。然后指使其叔父脑大对明使称“要自举兵杀奴,然事权在憨,恐难擅举”,以提价码。最后达成协议,明朝每年赏银4000两(翌年提高为40000两),林丹汗协助明军守卫广宁城,领银之处定于广宁山、正安堡等处。  

在与明朝结盟之后,林丹汗于1619年十月派遣喀尔拜虎携国书出使后金,该国书“词意骄悖”,林丹汗以“四十万蒙古国之主巴图鲁成吉思汗”自,蔑称努尔哈赤为“滨三万女真之主”,警告努尔哈赤不得进犯广宁。 面对这国书,后金诸臣怒不可遏,一半人主斩其来使,一半人主张割下其鼻子或耳朵后放回。当时努尔哈赤正以铁岭之战中所俘的“奇货”宰赛为人质,要挟内喀尔喀与自己结盟,因此无暇处理与林丹汗的外交问题。与内喀尔喀结盟后,努尔哈赤于翌年正月正式回敬林丹汗,在回信中先大肆数落明灭后蒙古汗廷的困境,又怂恿林丹汗与自己结盟讨伐明朝。林丹汗不予理睬,还扣押了后金使臣硕色乌巴什。半年后,努尔哈赤听信内喀尔喀传来的谣言,以为硕色乌巴什被林丹汗所杀,便斩杀了林丹汗的使者康喀尔拜虎(后来硕色乌巴什逃回后金)。后金与林丹汗察哈尔部的告破裂。

后代降金

林丹汗病故后,林丹汗的遗孀们及他的儿子额哲率领余部自青海大草滩返回河套地区,漠北外喀尔喀的臣汗硕垒致函额哲,希望他移帐漠北。这时,皇太极于1635年二月命多尔衮托、萨哈豪格领兵1万,第三次远征察哈尔。三月,多尔衮在西喇珠尔格地方遇到林丹汗的大囊囊(娜木),得知额哲所在地。四月二十日,后金兵渡过黄河,四月二十八日,后金兵趁着大雾围了额哲帐,并派苏泰之弟南劝降。于是苏泰、额哲母子奉传国玉玺出降,蒙古帝国正式宣告灭亡,漠南蒙古也全部收归后金版图。皇太极得此传国玺,又被以额哲为首的漠南蒙古四十九个封建主尊奉为“博格达彻辰汗”,乃于翌年建立大清帝国。

后来,清朝统治者将察哈尔部安置于义州,分设右翼察哈尔八旗,封额哲为亲王,并将皇女喀塔格格嫁给他。康熙年间,林丹汗的孙子布尔尼举兵反清,旋即失败,后嗣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