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尔哈朗

属于::清朝

爱新觉·济尔朗(159911月19日—1655年6月11日),洲正蓝旗人。清朝室大臣,爱新觉罗·尔哈第六子,母为五娶喇纳喇氏,清太努尔哈赤之侄。

自小就生活在中,由努尔哈赤以抚,所以他与皇子们系很好,其是与皇太极的关系更是非同一般。父兄反叛,依旧受到信和重用。青年代起,追随努尔哈赤南征北讨,因军功受为和硕勒,是努尔哈赤时期共柄政的八大和硕贝勒之一。累封和硕亲王,是皇太极时代四大亲王之一,为清朝历上除多尔衮外惟一一位受“叔王”封号的人。顺治十二年,薨,谥号为献,入享太庙。

济尔哈朗

人物生

战功赫赫

济尔哈朗从青年时代起就追随努尔哈赤南征北讨,因战功受封为和硕贝勒。

天命十年(1624年)十一月,济尔哈朗同泰等出兵援助被察哈尔部丹汗围攻的科尔沁部,立下战功。

天命十一年(1625年)四月,济尔哈朗又领兵攻打喀尔喀巴林部。十月,再次领兵攻打扎噜特部。均立下了战功。

天聪年(1627年)正月,济尔哈朗同贝勒阿敏、托、阿济格等人征伐朝鲜,一长驱直入,杀至平壤城下。朝鲜国王倧无奈中只派遣使者满洲军队请求议和,阿敏不同意,仍想继进攻朝鲜的国。岳托邀请济尔哈朗等人议,济尔哈朗与岳托一样都不同意这么做。是对兄长说:“我们不宜深入敌后,当驻兵在平以等待议和的达成。”于是带领军队前去和朝鲜王交今后朝鲜每年应该向满洲进的物品,和议达成之后,清军才撤围而回。 

屡破

天聪元年(1627年)三月,济尔哈朗随从皇太极攻打明朝。清军从广城旧出发,进军围攻锦州。济尔哈朗偕同贝勒莽古尔泰等率领一部队截击塔山的明朝运粮队,击败了明兵。之后又移前往宁远,与明总兵的军队遇。两军进行了猛烈的战斗,济尔哈朗在战斗中负了伤,但是他只是稍微扎了一下伤口,就重新投入了战斗,继续作战,士兵被他的勇气所影响,拼死奋战,最打败了满桂的军队。

天聪二年(1628年)五月,因为蒙古的固特塔布囊从察哈尔移到阿拉克绰特部的旧地,凡是依附过满洲人的,一概杀死,开和满洲作对。于是济尔哈朗和贝勒豪格前往讨伐固特塔布囊,大败其军,将其斩杀,收降了他的部众。

天聪三年(1629年)八月,济尔哈朗同贝勒德格类、岳托、阿济格等再次攻打明朝的锦州和宁远,烧毁了明军囤积在的所有物资粮食,而且还抓获了多的明军士兵,为皇太极大举攻明创造了条件。十月,皇太极亲自率军从山口进入明境作战。济尔哈朗同岳托奉命攻打大口,他的军队乘夜毁掉了门前进,击退了明军的援兵。第二天一早,济尔哈朗就发现明兵立了二座营寨在山上,于是他率军进攻山上的明军,击破了明军的两个营寨,然后兵追击明军的溃兵至马兰营。这一天济尔哈朗从辰时至巳时,战五次,五战皆捷,迫降了马兰营、马兰口、大安口三营的明军。之后,济尔哈朗又引军攻打门寨,明军多次派兵救援都被他所败,寨中的军民只得出城投降。旋即,他到遵化与皇太极的大军会合,然后进逼北京。十二月,济尔哈朗与贝勒阿巴泰进攻州,烧毁了明军的船只,攻克了家湾。

天聪四年(1630年)正月,济尔哈朗又随从皇太极出征,兵围永平城。在这之前,兴祚背叛清军归顺了明朝,与明朝巡抚崇焕一起进驻永平城,他们听说清军大举来犯,就撤退到了太平寨。路上还杀死了喀喇沁蒙古前往清军大营献俘的的士兵,这一行为惹怒了皇太极,他派济尔哈朗与阿巴泰前往追捕,他们一路追赶至山海关,斩杀了叛将刘兴祚,俘获了他的弟弟刘兴贤。这时大军攻克了永平,济尔哈朗与贝勒萨哈璘奉命驻守城中。在这时间里,济尔哈朗检仓库,检阅士卒,设置官吏,又招降了明朝的道员养粹,废员芳、魁等。济尔哈朗又派人传檄文书至滦州、安,降永平所属的州县。于是,滦州同知张文秀、迁安县令云台、副将王维城、参将马光远、守备李继、千户奇志等相继投降。面对纷繁复杂的局势,他总是那么胸怀大略,同时又善于运筹。三月,皇太极命阿敏和硕托代戍永平,于是济尔哈朗引师还京,路上还招降了榛子镇。

天聪五年(1631年)七月,皇太极下诏让贝勒大臣直时政。济尔哈朗上奏说:“过去,出现了很多冤狱,主要是官员造成的。现在应选择贤良,谨处理事务。”皇太极初设六部,济尔哈朗受命掌刑部事务。八月,济尔哈朗随同皇太极出兵围困明朝大河城,济尔哈朗督镶蓝旗兵(当时的济尔哈朗为镶蓝旗旗主)围攻城的西南,不久又收伏近城台的堡。十一月,明朝总兵祖大寿献城投降,师之前,济尔哈朗前往塔沿海截隘,俘虏了数人。

南征北战

天聪六年(1632年)五月,济尔哈朗从征察哈尔,林丹汗逃逸,大军驻扎在噜哈喇克沁。济尔哈朗与岳托率右翼兵进攻归化城,收降了察哈尔部一千人。

天聪七年(1633年)三月,济尔哈朗奉命筑建岫岩城。五月,明将有德、明从登州渡海来降,明总兵以水师邀击,朝鲜兵也一起行动,济尔哈朗前往迎接护送喝退了明朝与朝鲜的联军。六月,皇太极与众贝勒王公商议对朝鲜、明朝、察哈尔的军事策略,济尔哈朗上奏道:“朝鲜如果不遵守盟约,就退回他们的贡品,只和他们互市交,不必前去攻打。明朝是我们的敌国,应该先攻取他临近京城的几个城,长久驻扎,伺机进攻。另外,还要屯兵山海关以东,锦州以西,扰乱明朝的耕种,让他们的军队疲于奔命,不得休息。再分兵一半,在山海关前安营,一半绕道至关后,内外夹击,让明军右为难。”一个时期,后正是这样做的。皇太极见他一向行事慎重,在御驾亲征时总是让济尔哈朗留守京。

天聪八年(1634年),皇太极亲征察哈尔,济尔哈朗没有随军出征,留守在盛京。

崇德元年(1636年)四月,济尔哈朗因军功累积,晋封为和硕郑亲王。十二月,皇太极率兵攻打朝鲜,济尔哈朗又没有随军出征,再次留守。

崇德三年(1638年)五月,济尔哈朗领兵攻打宁远,进逼中后所城,明军十分恐惧,不敢出城作战。于是,济尔哈朗转而进攻模龙关及五里堡屯台,并攻克了两地。

崇德四年(1639年)五月,统兵攻略锦州、山,与明军大战九次,九战皆捷,俘获明兵三千余人。

围点打援

崇德五年(1640年)三月,奉命修整义州城,驻扎屯,以便为攻打锦州做准备,皇太极十分满意,亲自登城视察。这时,原来依附于明朝的蒙古多罗特部班岱、阿尔巴岱,居住在杏山西五里台,派使者托克托前往联系,请求带领三十户前来归顺。皇太极于是命济尔哈朗同多铎郡王、阿达礼率师一千五百人前往迎降。临行前,皇太极训话说:“明兵见我兵少,必定前来交战,我军可分为三队应敌,前队交战,后队接应。”于是,济尔哈朗等人遵照皇太极的旨意,乘夜过锦州城南来到杏山。然后派遣苏班岱的使者前去偷偷告诉苏班岱等人携带归顺的户口、辎重等上路。天亮时,明军杏山总兵刘智沿杏山城扎营,与锦州、松山的守将合兵分翼列阵七千分翼列阵逼攻清师。济尔哈朗纵师杀入敌阵,冲乱明军阵型大败明军,又追杀至城下攻破了两个明军营寨,同时斩杀了明副将杨伦周、参将李得位。得胜后,济尔哈朗将所获的马匹、器械献给了皇太极,得到了赞扬和赐。九月,济尔哈朗同英郡王阿济格等人围攻锦州,城中的守军多次出来攻打清军。于是济尔哈朗将就计在城南设伏,等待明军出城。明军出城后发现有埋伏就立刻撤退,清军追击斩杀明军数十人。同时济尔哈朗又派辅国将军务达海截获了明军的粮

崇德六年(1641年)三月,清军再次围困锦州,围绕锦州建立八个兵营,掘壕筑堑,来长久围困祖大寿。祖大寿在城中派蒙古兵守外郛,但是由于济尔哈朗对蒙古军的策反效果,蒙古台吉诺木齐、巴什等投降,遣人约好时间献出东关。不过到了预定的时间被祖大寿发觉,清军由蒙古军从城下用绳来上城与蒙古军内外夹击明军,占据了外城,明军被迫退入内城。之后济尔哈朗迁城中的蒙古军六千余人到义州,收降明将都司、守备以下八十余人。皇太极特在笃恭殿布捷报,以示重视。四月,又以伏兵败明援兵。五月,又败明援兵六于松山北岗,斩首二千。六月,与睿亲王多尔衮换防,两军合兵后又败明援军,之后济尔哈朗整军回师。八月,明总兵洪承畴率军十三万来到松山,皇太极亲征,由济尔哈朗留守盛京。九月,皇太极班师仍由济尔哈朗围困锦州。十二月,洪承畴从松山遣兵夜犯清军,被清军击败,之后济尔哈朗又打败了洪承畴的大军。

崇德七年(1642年)二月,豪格攻破松山,活捉了洪承畴,济尔哈朗则继续围攻锦州。三月,济尔哈朗仍然围攻锦州。祖大寿派人前来请求投降、盟誓。他传话给祖大寿说:“我军围困此城,旦夕可取。怎么会与你盟誓,想要投降就投降,并非我勉你。”祖大寿无奈之下,遂率众官前来军营投降,锦州终于被攻克。四月,移师攻克塔山,之后用大炮轰塌杏山城墙,杏山守军投降。之后济尔哈朗奉命毁掉塔山、杏山、松山三城后班师,受赏鞍马一副、蟒缎百匹。

辅政大臣

崇德八年(1643年)八月初九日,皇太极在盛京()清宁宫猝死。

皇太极突然驾崩,最力一下子出现真,在皇位继承问题上,皇室内部发生激烈的冲突。其中,皇太极的长子肃亲王豪格与十四弟睿亲王多尔衮,是帝位的主要竞争者。皇太极领有的两黄旗大臣力主立豪格为帝,多尔衮与其同母弟阿济格、多铎拥有的两白旗则坚决拥多尔衮。发生尖锐对立,剑拔弩张。济尔哈朗一向为人谨慎,在继统的最大权力角逐上,不能卷入过深。济尔哈朗在“恭顺”之间深深的影响了政治格局的走向,这个时候,表面上颇为软弱的济尔哈朗站到了豪格一边。

济尔哈朗是镶蓝旗旗主,同代善一样,为人颇为沉稳,但是又有不同。更多的时候,他似乎给人们一种软弱听话的感觉。当年阿敏获罪,皇太极之所以把空出的镶蓝旗交给他来统辖,显然也正是基于这一点。皇太极死后,面对势力强大的多尔衮集和咄咄逼人的豪格,济尔哈朗似乎同代善一样采取了中立态度。有一种说法是在双方为皇位你争我夺之时,由济尔哈朗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另一种说法则是由多尔衮提出):让同样是皇子但却不是豪格的福临继承大统。从这里我们应该可以看得出济尔哈朗对于皇太极是非忠心的。那么在内心深处,他应该或多或少倾向于豪格。但是济尔哈朗对于豪格登上帝位并无多少信心,为防自己日后遭到政治清算,同时也为了能够使帝系继续保持在皇太极一脉手中,故而提出这样一个方案。

但是幼弱的福临登基,势大熏天的多尔衮集团必定会操控实权,甚至有可能取而代之。可是非如此多尔衮等人又绝不会善罢休。显然对于反多尔衮集团一方而言,应该说这一段时间是最为险和艰难的。而从多尔衮一方的角度看来,由于反对派势力并未逊色自己多少,若强行登基就有可能招致八旗分裂,并最终危及清朝国基。面对这样一种巨大的浅显危险,多尔衮显然很难抉择。而济尔哈朗也恰恰是看中了这一点,这也分反映了他的心机和睿智。最后结果是双方妥协,立皇太极的第九子——6岁的福临登极,由多尔衮和济尔哈朗共同辅政。

福临即位,于次年为顺治元年(1644年)。顺治帝虽然君临天下,竟只是一个幼,国家大事全委托给两位叔父多尔衮和济尔哈朗。

崇德八年(1643年)九月,济尔哈朗攻打宁远,攻克中后所城,斩杀明总兵李辅明、袁仁,并攻取中前所。

从龙入关

顺治元年(1644年)五月,多尔衮率师入山海关,攻克京师,定都北京。十月,封济尔哈朗为信义辅政叔王,赏赐给他黄金千两,白银万两,绸缎千匹。

顺治四年(1647年)二月,济尔哈朗因建筑府第逾制,擅自使用铜狮、铜龟、铜鹤,被罚银二千,罢免辅政职务。

顺治五年(1648年)三月,贝子屯齐、尚善、屯齐喀等诬告济尔哈朗,说当太宗初丧时,济尔哈朗不举发两黄旗大臣谋立肃亲王豪格,以及从入关,擅自令两蓝旗序立营前行。议罪当死,遂兴大狱。勋臣额亦都、英东、扬古诸子侄皆受到牵连。后从轻发落,降为多罗郡王,肃亲王豪格则被幽禁。四月,复其亲王爵。九月,济尔哈朗被授予定远大将军,率师南下湖广。十月,道经山东,镇压了县的抗清义军,俘获了义军首领李化鲸、李名让等,同时又得到了降将刘泽清的反叛罪证,将其诛杀。

顺治六年(1649年)正月,济尔哈朗从安府渡口,进抵长。当时,明总督腾蛟,总兵马进忠、允熙、养用、王进才、一青等,联合李自成余部一只以及逃散剩余的民军占据湖南。济尔哈朗分军进击,他又分兵奔袭永兴、辰州、宝庆、宣庆、靖州、州,一直追杀到广西全州。令顺承郡王勒克德浑、都统阿济格、尼堪为前哨,大军断后,循序推进。进抵湘潭,生擒何腾蛟。四月,又分兵奔永兴,打退杜允熙,到达辰州,一只虎看到清军势如破竹就连夜遁走。济尔哈朗派尚阿哈同尼堪攻克宝庆,又派兵连破南山坡、大水、洪诸路兵马共二十八营。七月,分兵镇压靖州,进攻衡州,斩杀陶养用。击破胡一青的七座营寨,一路逐敌至广西全州,分军平定了道州、平府及乌撒土司,先后攻克了六十余城。

顺治七年(1650年)正月,班师还朝,论功行赏,顺治赐给金二百两、银二万两。同年多尔衮病死。

多尔衮死后,济尔哈朗首先拉拢三王联名追论多尔衮的罪状,三王深知多尔衮一派大势已去,就顺水推舟,在父济尔哈朗主持下联名向福临举发多尔衮。

清算多尔衮一派,是济尔哈朗一生最大的贡献。此举结了自皇太极逝世以来、长达数年之久的皇室内斗,还大权于皇帝,使清朝在入关之初、百废待兴的关键时期实现了政治稳定,对以后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顺治八年(1651年)二月,济尔哈朗偕巽亲王满达海、端重亲王博洛、敬谨亲王尼堪联合上奏削去故睿亲王多尔衮爵,详细情看睿亲王一文。三月,顺治以济尔哈朗年老,免去朝恩行礼。

顺治九年二月,进封叔和硕郑亲王(纵观大清一朝,除了多尔衮以外,仅有这一位“叔王”)。

晚年逝世

济尔哈朗晚年,身体日渐不支。顺治十二年(1655)五月初,病情加剧。顺治帝在他临终前亲往探视,流着泪问:“叔王还有遗言吗?”济尔哈朗老泪纵横地回答:“臣受三朝厚恩,未能报,不胜悲痛。只希望早日取云贵,灭桂王,统一四海。”顺治帝听了伯父这番话,更加悲痛,仰面大呼:“天啊!为什么不让朕的叔父长寿呢?”说罢又大哭。群臣急劝福临回宫。福临出门,又坐在王府院内大哭,许久不忍离去。初八日,济尔哈朗病逝,葬在北京西直门外的白石桥。福临对济尔哈朗的死,悲痛不已,诏令休朝七天(仅有济尔哈朗享此殊),赠祭葬银万两,置守陵园十户,并为他立碑功。

熙十年(1671年)六月,追谥号为献。十九年九月,入祀盛京贤王祠。

乾隆四十三年(1778)正月,下诏配享太庙,复嗣王封号为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