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尔丹

属于::清朝

斯·噶尔丹(Galdan,源自藏语“丹”,意为兜率天,1644—1697年),又作嘎尔旦、噶勒丹,准噶尔部人,绰罗斯氏,号博硕克图汗,厄准噶尔部首领图尔珲第六子,准噶尔部贵族首领,是17世厄鲁特蒙古(拉特)准噶尔汗大汗,也先裔。 

噶尔丹幼年在西藏处学佛。1670年(熙九年),其兄僧格珲台吉在准噶尔贵族内讧中被杀。噶尔丹自西藏返回,击败政敌,为准噶尔部珲台吉。噶尔丹夺得准噶尔统治后,积极外扩先后击败和硕特部,征服萨克、灭尔羌汗国,称雄西域。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进攻喀尔喀蒙古土图汗部,威逼北京。康熙遂发动三征噶尔丹之役。1697年(康熙三十六年),康熙第三次征讨噶尔丹,噶尔丹死科布多。 

噶尔丹的一生兼多重身份,既是僧俗领袖又是蒙古民族历人物,影响深远而复杂,评价亦存争议。噶尔丹是17世纪后半叶蒙古社会发展中的代表人物,对蒙古各部的统一,促进蒙古社会的向前发展,对准噶尔汗国的固和发展,为后来噶尔丹策零时大发展奠定了基础,统一西域和蒙古草原,为清朝的大统一打下了基础,但在一定度上对这一地区的化起了破坏作用。

绰罗斯·噶尔丹

人物生

早年经历

1644年(清顺治年),准噶尔部玉姆阿噶生下噶尔丹,为首领巴图尔珲台吉第六子。西藏教上层特派人到准噶尔,认定噶尔丹为西藏咱呼图克图的第三世化身。

1656年(顺治十三年),噶尔丹入藏学经,在拉萨见到达赖喇嘛后,去札什伦布寺拜班禅博克多为,成为座主班禅,接受佛学教育。

1662年(康熙元年 ),四世班禅圆寂后,噶尔丹到拉萨,在达赖喇嘛门下学经。他表现出色,学有所成,颇受五世达赖喇嘛的识。 

1666年(康熙五年)11月23日,噶尔丹随同到拉萨朝圣的僧格夫人策妄札勒姆回准噶尔。其不仅主持重要的教仪式,用蒙古文翻译了大量的藏文经典,为去世的尔图臣汗的儿子噶尔达玛举行超度仪式。

1668年(康熙七年)4月初,俄国使者与僧格就惕列特人等问题会后,于同月6日,噶尔丹在接见了俄国使者伯林。

1669年(康熙八年)10月,噶尔丹接见了俄国使者鲁兹次基,为报复僧格使者什被俄国当局投入托木斯克监狱的行为,噶尔丹不给鲁兹茨基一行提供食宿,并将其进布哈拉地下牢。 

主政部落

1670年(康熙九年)9月,僧格台吉被对立派车臣台吉暗杀。在西藏朝拜布的噶尔丹经其母雅阿噶的奉劝和五世达赖的允准,还俗后赶回卫拉特蒙古,招集僧格的逃散部众千骑,向阿尔泰进发,车臣率骑迎战。噶尔丹“独当先,挺枪,最深入,斩杀十骑,溃其军”。车臣退至阿尔口,噶尔丹追及展开决战,获得胜。车臣身死,特巴巴图尔逃亡青海

1671年(康熙十年)初,噶尔丹博硕克图即位成为绰罗斯部洪台吉,并婴其兄妻阿奴塔娜为哈敦,以此身份还俗,噶尔丹开始整顿内部,“招徕归附,礼谋臣土,宜课耕。”冬,住牧于哈喇禾木一带的尔伯特达赖台什之阿勒达尔台什,率部投奔了噶尔丹。

1672年(康熙十一年)正月,噶尔丹继僧格成为准噶尔首领后,即向清政府上疏,要求承认其继僧格之位的合法性,得到了清政府的确认。6月,由五世达赖授予珲台吉的俄政府借护送僧格派往斯科交涉的代表涅乌芦思返回准部之机,派遣卡尔瓦茨基到噶尔丹牙帐活动。10月,噶尔丹接见了卡尔瓦茨基,要求他转告沙俄当局不要阻拦噶尔丹的代表,并遣送他们去莫斯科,同时要求沙皇“把过去几年各卫拉特往俄国境内的臣民予以送还”。

进受挫

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噶尔丹率军3万,越过爱山,进攻喀尔喀蒙古牧地区。8月,土谢图汗仓促迎战,初战即失利。噶尔丹的骑兵乘势击溃车臣汗和扎萨克图汗两部,掠夺土谢图汗和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牧地,致使喀尔喀蒙古部举部内迁,“溃卒布,行五昼夜不绝”。此时,准噶尔内部发生分裂,僧格之子策妄阿拉布坦、诺木阿拉布坦、丹津鄂木布均已成年,噶尔丹与亲信奈冲鄂木布合谋,毒杀索诺木阿拉布坦,试图谋杀策妄阿拉布坦未果,策妄阿拉布坦开始逃亡 。冬,噶尔丹率兵追击,在乌兰乌被策妄阿拉布坦歼。同年11月,琥尔乌巴什之子额琳臣率“子弟台吉十余人,箭手三百余人,一千余口,来投皇上” 。分裂使噶尔丹兵员锐减、失去根据地,噶尔丹随即进入漠南蒙古,劫掠驼马,以图发展。秋,噶尔丹派达尔汗到伊尔库茨克请求沙俄出兵。

1690年(康熙二十九年)2月,噶尔丹派阿吉达尔汗哈什克到涅尔斯克,向地军政长官德罗斯科利彼茨报有关漠北蒙古的情,希望沙皇政府给与军事援助。 5月,噶尔丹在沙俄殖民者的持和怂恿下,集兵3万,渡乌札河,扬请俄罗斯兵,会攻喀尔喀。康熙令理藩院书阿喇尼备,征调科尔沁、喀喇沁等部兵至阿喇尼军前。6月,噶尔丹进入乌尔会河以东地区,尚书阿喇尼领军阻截,兵败。7月,所部在乌珠穆沁败于噶尔丹。29日,噶尔丹率劲骑2万,屯兵于乌兰布通(今内蒙古牛特旗西南)。噶尔丹驻乌兰布通峰顶,于峰前布设“驼城”,密守御。8月,全率军向乌兰布通发起进攻,战3日,大败噶尔丹。同时策妄阿喇布坦乘其出兵喀尔喀时,“尽收噶尔丹之妻子、人民而去”。 噶尔丹率余兵千余,逃往漠北,以科布多(今蒙古吉尔格朗图)为基地,恢复生机。

1691年(康熙三十年),噶尔丹派人到西伯利亚叶尼塞河流域的图巴河沿岸图巴族聚区活动。

1692年(康熙三十一年)夏秋之间,噶尔丹多次致书康熙,要求把喀尔喀七旗蒙古牧民发回故土统治,以实现“我长北方”的宿愿,但遭到康熙拒绝。

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8月,康熙密谕科尔沁土谢图亲王沙津遣人详约噶尔丹。11月,噶尔丹率兵6000人,沿克鲁伦河而下,至河源处屯聚,于巴彦乌兰(今蒙古尔汗西)肆掠牲畜,并扬言“借俄罗斯鸟枪兵六万将大举内犯漠南”。

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2月,康熙再次亲征,以三清军约期夹攻。5月,清西路军在大将军费扬古率领下,于昭莫多(今蒙古乌兰巴托以南的宗莫德)大败噶尔丹,歼灭其主力,噶尔丹率数十骑遁。6月,噶尔丹部将丹济拉偷袭翁吉(今蒙古阿尔拜赫东南),企图劫夺军粮,被清军大败。昭莫多战后,噶尔丹的处境十分困难,部众四散逃亡。此时伊犁河流域已为宿敌策妄阿拉布坦所控制,河流域的土尔息特汗国阿玉奇汗与策妄阿拉布坦结成了反噶尔丹联盟,沙皇俄国视噶尔丹已成政治袱而拒于接纳,回部、青海、哈萨克皆隔绝叛,清朝锁了噶尔丹往青海、西藏去的道路。

噶尔丹的野史解密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