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铎

属于::清朝

爱新觉·多铎(16144月2日—1649年4月29日),清太努尔赤第十五子,阿济格多尔衮同母弟,洲镶旗旗主,称十,清初八大铁帽子王之一,爵位世袭罔替。

天命五年(1620年),硕额真,旋封勒,统正白旗。崇德年(1636年),被封为豫亲王。崇德六年(1641年),参与锦大战,获大捷。

顺治元年(1644年),以定大将军多尔衮入,击败军。旋挥破扬州,杀;下南,俘南光帝由崧,和硕德豫亲王。

顺治六年(1649年)三月十八日,多铎染天死亡,年仅三十六岁,谥号“通”。年间诏配享太庙。一生战功彪炳,乾隆帝称其为“开国王战功之最”。

多铎

人物生

初封贝勒

历四十二年(1614年)四月二日,多铎出生,其名字的满语意思是“胎儿”。天命五年(1620年),封为和硕额真。天命九年(1624年)正月初一,在后金新年元旦的朝典礼上,不满10岁的多铎名列第七,实为第六。天命十一年(1626年),十三岁时,封贝勒,统正白旗。努尔哈赤病逝,其母阿亥又被逼生殉与父汗同柩而殓。

天聪二年(1628年),多铎跟从皇太极讨伐多罗特部功,被赐号为“额尔克呼尔”。

天聪三年(1629年),跟从皇太极伐明,从关(今河北西县)进入明朝境,偕同莽尔泰、多尔衮统率偏军队使汉儿城(今河北迁西县北)归降。适逢大军攻克遵化,逼近北京广渠门之战,多铎以幼留后,明溃兵来犯,击败明军。还军队到达州,又击破明军援兵。 

天聪五年(1631年),跟从皇太极围困大河城(今锦州凌海),多铎为正白旗后,克近城堡。明军出锦州,屯小凌河岸,皇太极率二骑驰击,明军败退。多铎率军追击,逼近锦州时坠,马逸入敌阵,就夺军校马乘以还。

天聪六年(1632年),跟从皇太极征伐察哈尔,率领右翼兵,杀俘其众千

天聪七年(1633年),皇太极大臣们询问,打明朝、朝鲜、察哈尔这三个地,先打哪个。多铎说:“我军不是害怕打仗,可是仅仅在山海关外打,怎么可一定成功呢?打山海关与打京,是一样的。我以为,应该直接打入山海关,这是体官兵的愿望,我们要满足他们,这也是久远的划。机审时,古今同然。我军如果突袭,但敌人有防备,那怎么还会有可以用的机会?我们为什么要向明朝示好和呢?我们是要考虑士卒苦,做暂时的缓和。但如果有机可乘,那我们还等什么?至于察哈尔,暂时不要动他。朝鲜已与我们议和,也不要急于去动。现在,应当先做打明朝的大计划呀。”

天聪八年(1634年),跟从皇太极攻略府(今河北家口宣化区),从巴珠尔克进入边境。攻打龙门,没有攻下,所以逼近保并攻克。在应州(今山西朔州应县)拜见了皇太极。又攻打朔州(今山西朔州),经过五台山,还军过中在大同大败明军。

天聪九年(1635年),皇太极遣诸贝勒攻打明朝,巡行山西,命多铎率军队入宁、锦攻打明军。多铎从广宁(今辽宁北镇市)进入,遣固山额真阿山、柱率兵四百为前锋。祖大寿合锦州、松山兵三千五百屯在大凌河以西,多铎率所部迅速攻击,祖大寿的军队溃散。多铎命人分道追击,一至锦州,一至松山,斩获人数无法计算。翌日,克台一,还驻广宁。回军的时候,皇太极出怀远门五里迎接慰劳,赐良马五匹、盔甲五幅。

封豫郡王

崇德元年(1636年)四月,多铎被封为封豫亲王,掌礼部。跟从皇太极讨伐朝鲜,从河堡领兵千人继噶布什贤兵,至朝鲜城汉(今国首尔)。朝鲜全罗、忠清二道的援兵到了南汉山城(今首尔以南南汉山),多铎击败朝鲜的援兵,收其战马千余匹。

崇德三年(1638年)九月,皇太极遣奉命大将军睿亲王多尔衮、克勤郡王托二掠明,并派亲王济尔哈朗和豫亲王多铎在宁锦一带策应,牵制关外明军。睿亲王多尔衮为主力,先期出发,皇太极亲自郊送。多铎以避痘为辞,未与送行。皇太极后恼怒异。十一月,多铎攻克大兴堡后,奉诏与郑亲王济尔哈朗会师。在途中经中后所时,明大将祖大寿率部袭击多铎部后路,伤清军九人,使多铎部失马30余匹。 

崇德四年(1639年)五月,清室大臣聚崇政殿,共议多铎之罪,夺多铎正白旗录的三分之一。降为多罗贝勒,只命他管摄兵部,但重大的部事无决断,也不得过问日常政务的审理。 

崇德五年(1640年)三月,命与郑亲王济尔哈朗率军队修义州城,驻兵屯,并袭扰明山海关外,使明朝不得耕种。五月,皇太极临视。依附明朝的古多罗特部岱归降大清,皇太极命他偕济尔哈朗率兵迎接,经过锦州、杏山时,明军来追,多铎奋击大败明军。围锦州,夜阿尔斋堡,早上敌军至,败之,追至塔山,斩首八十余级,获马二十匹。

崇德六年(1641年)四月,皇太极遣郑亲王济尔哈朗、英郡王阿济格和多铎往代睿亲王多尔衮,指挥围攻锦州的清军。七月,皇太极亲率大军赶赴锦州战场。皇太极知杏山明军必奔往宁远,令多铎半路设伏,截杀明军。多铎设伏于杏山与松山之间的桥,令杏山明军全军覆灭。从根本上扭转了松锦战役的局势。随后,多铎与豪格挥师直趋松山,困承畴一万余人于松山城六月之久。

崇德七年(1642年)三月,多铎率军攻破松山城,生擒洪承畴,祖大寿举城投降,因战功著,多铎被复封为豫郡王。

崇德八年(1643年)八月九日,清太皇太极崩,多铎与阿济格跪劝其兄睿亲王多尔衮继承大统,而皇太极子肃亲王豪格也谋求自立,并得到两旗及正蓝旗的拥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多尔衮在权利弊后,提议立皇太极第九子临即位,由他和郑亲王济尔哈朗辅政,此建议最得到了各方认同。八月二十六日,福临在京继帝位,次年改元顺治。此后,多尔衮以摄政王之尊掌握了军政大权。视多铎为羽翼,委以重,或带同作战,或任为主。多铎从此声名显赫,成为明清之际的风云人物。

率军入关

顺治元年(1644年)四月初九日,多铎和阿济格随同睿亲王多尔衮率领满、蒙兵力的三分之二及汉军有德、明、可喜各部,由盛京(今辽宁阳)出发,向山海关进军,准备进取中原。大军抵达辽河时,明辽总兵遣其副将坤至清军乞兵请降,并带来了李自成大顺军攻占北京、崇祯自缢的消息。多尔衮即令多铎与阿济格率军兼程赶赴山海关。

四月二十一日黄昏,清军在距离山海关十五里外驻营休息。二十六日进距山海关外十里,在一片石(今河北抚宁县东北九门口村)处击溃大顺军唐通部。吴三桂乘机炮轰李自成大顺军,率将十余员、兵数百骑间道驰至清营,拜见多尔衮,剃发称臣。随后,吴三桂为前锋引导,英亲王阿济格率领万骑为翼,多铎率领万骑为右翼,多尔衮自率重兵后,三路清军相继入关。清军与吴三桂部合流后,已拥有精兵18万,并占据雄关之险。

顺治元年(1644年)四月三十日晚,清军大队进抵蓟县(今天津市蓟州区),得悉李自成大军撤出北京的消息,多尔衮即令多铎、阿济格率八旗精锐绕过北京尾随追击大顺军,而自己则带一部精兵赶赴北京。多铎与阿济格率军追击大顺军至固关(属山西省平定县)始还京。

灭顺南征

顺治元年(1644年)十月初一日,多铎晋为亲王,受封定国大将军,统领将士南征。当时,清廷为了一举摧毁西安的大顺政权和南京弘光政权,派多铎和阿济格同时出师。英亲王阿济格、吴三桂和尚可喜统率的一路清军,十月十九日从北京出发,目标是先攻陕北,尔后南下西安;而多铎则带孔有德、耿仲明等明朝降将,统另一路大军进军南京,平定东南。正当二路大军相继离开北京时,大顺军二万余人东渡黄河,下济源、县等地,并围攻河南怀庆府城沁阳。多尔衮接报,即令多铎改变预定计划,先救怀庆,然后攻取潼关,与阿济格会师西安。多铎部迅速推进到潼关附近,使大顺军战略上陷于被动。翌年正月十二日,多铎部占领潼关,旦夕至西安。十八日,进入西安。

顺治二年(1645年)二月,多尔衮令英亲王绥理关中,并负责追剿李自成。令豫亲王率其部兵锋南指,完成平定江南的大任。

二月十四日,多铎奉命率大军回师东征,进抵河南。三月初九日,多铎大军出牢关,并分兵由龙门、南阳三路合围归德。攻陷归德后,率其八旗大军横扫河南大半地区,河南诸州县皆为其收降。河南战场,多铎大军捷报频传。清廷获悉中原已定,诏褒多铎功,赐嵌珠佩刀,镀金鞋带,以示嘉奖。

平定江南

顺治二年(1645年)四月二十五日,多铎率领清军攻占扬州,杀南明师史可法,并制造“扬州十日”。 随后多铎兵江北,于五月初九日占领镇江。五月十六日进入南京。为抚辑明朝遗民,多铎以定国大将军豫王令旨遍谕各处,称清军平定东南,乃是"奉天伐罪,救民火",并张榜示谕臣民,服辫发。 于扬州立史可法祠,表彰史可法的忠节;又拜谒明孝陵,对“明太子”礼遇甚恭。同时,多铎也告诫南明官民,若抗拒不降,扬州城便是前之鉴。五月二十八日,多铎去南京报恩寺上香,引发万人巷,甚至还有因围观他而被挤死的市民。

平定南京后,多铎遣贝勒尼堪、贝子屯济等率军追击弘光帝于太平,生擒弘光帝。六月初,多铎又遣贝勒博洛等趋州,败大学士马士英,降潞王朱常淓。淮王朱常清亦自绍兴来降。至此,浙东、浙西全部为清军控制。江浙平定,多铎即承制改南京为江南省,并疏请授江宁、安庆巡抚以下官三百七十三人,建立了完善的官僚体系,并以南京为中心,各重镇要道派驻八旗重兵,雄视赣、闽、湘、粤、桂等省,随时准备继南下,扫荡各地的抗清武装和明朝残余势力,并按清廷要求执行剃发令。 [七月,清廷以多罗贝勒勒克德浑、固山额真臣等往江南代多铎。十月,多铎率大军及弘光帝、伪太子等战俘凯旋京师,顺治帝亲迎于南苑,行郊劳礼,晋封多铎为和硕德豫亲王,并有赐。 

死后哀

顺治三年(1646年)五月,多铎率兵镇压叛奔喀尔喀的蒙古苏尼特部腾机思、腾机特等。顺治四年(1647年),进封为辅政叔德豫亲王,成为清廷实际上的第二号人物。

顺治六年(1649年)三月,因天花而薨,年仅三十六。多尔衮当时正在山西征讨瓖,听到多铎病重的消息时,立刻班师回朝,到居庸关时,多尔衮换上素服,号哭奔往京城。

顺治九年(1652年)十二月,多尔衮身后削爵,多铎因是其同母弟之故,连累追降为郡王。

熙十年(1671年)六月,追谥豫郡王为“通”。

乾隆四十三年正月昭雪多尔衮,同时命复多铎亲王及封号,配享太庙。八月,入祀盛京贤王祠。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正月,诏配享太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