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荀鹤

属于::唐朝

鹤(约846—约906),字彦之,自号九人。汉族,埭(今徽省石县)人。他出身寒微,中始中进士,仍未授官,乃返乡闲朱温取以翰学士,知制诰,故入《梁书》 (按作《五代记》;《梁书》主要记述了南朝末年的政治萧梁皇朝(502—557年)五十年的史事。)。

他以“诗旨未忘救物”(《自叙》)自期,故而对晚唐的混乱黑暗,以及人民由此而深受的苦痛,颇多反映,如山中寡妇的避征无门,《旅泊遇郡中叛乱示同志》中官兵的遍搜珠宝,乱杀民,甚至拆寺,掘荒坟;《再城县》中酷吏的残忍,县民的含冤,是这一期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其诗也,且都是近体诗,但也失之浅率,不甚耐读。他自称【苦吟】,技巧上说,未必如此。《沧浪诗话》将他列为一体,纲不以为然,在《石洲诗话》中说:【十哲,概乏风骨……杜荀鹤至令沧浪目为一体,亦殊浅易。】《苕溪渔隐丛话》引《幕府闲录》,也谓鄙俚浅俗,惟词为唐第一。

杜荀鹤

人物

杜荀鹤出身寒微,曾数次上长安应考,不第还山。当起义军河南一带时,他又从长安回家。从此“一入烟萝十五年”(《乱后出山逢员外》),过着“,耕种喜山肥”(《乱后山中作》)的生活。温为他送名礼部,得中大顺二年(891)第八名进士(《鉴诫录》)。得第后次年,因政局动乱,复还旧山,頵在州,很重视他,用为从事。天复三年(903),田頵起兵叛行密,派他到大梁与朱温联络。田頵败死,朱温表荐他,授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遘重疾,旬日而卒。《唐风集》通行古阁刊本。近人世珩辑《贵池先哲遗书》本,有补遗一卷。1959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即以刘刻本为底本,并据《唐诗》以补录、校勘,编《杜荀鹤诗》,与《夷中诗》合刊行。又有清初席刻《唐诗名家全集》本,题为《杜荀鹤文集》,上海古出版社影印蜀刻本《杜荀鹤文集》 三卷。

生平介绍

朱温为他送名礼部,得中大顺二年(891年)第八名进士(《鉴诫录》)。得第后次年,因政局动乱,复还旧山,田頵在宣州,很重视他,用为从事。天复三年(903年),田頵起兵叛杨行密,派他到大梁与朱温联络。田頵败 死,朱温表荐他,授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郎,患重疾,旬日而卒。其诗语通俗、风格清新,后人称“杜荀鹤体”。部分作品反映唐末军阀混战局面下的社会矛盾和人民的悲惨遭遇,当时较突出,宫词也很有名。

杜荀鹤传为出妾之子。南宋必大在《二老堂诗话》就认为这是编造的故事,他先引用了《池集》中所说:“此事人罕知。余过池州,尝有诗云:‘千古风流杜牧之,诗材犹及杜筠儿。来稍喜《唐风集》(杜荀鹤诗集),今悟川(杜牧之号)是父。’”接着周必大说了自己的态度:“是成语,且必欲证实其事,是诚何心,污蔑樊川,已属不堪,彦之不可忍,杨森嘉树曾引《太平杜氏谱》辨之,殊合鄙意。”《池阳集》今已散佚不存,即便按照余嘉锡考证,有《池阳前记》为致明所编,即便《池阳集》与《池阳前记》的作者是同一人,范致明也最起码是约二百年后、北宋末年的人物了。而周必大还告诉我们,当时的《太平杜氏宗谱》也有较为可信的实录,证明杜牧出妾之说不可信。至于所谓杜牧的《示阿宣》诗:“一子呶呶夸相门,宣乎记若而人。长林领闲风月,曾有佳儿属杜筠。”就更是明代《池州地志》才出现的无稽之。出身寒微。曾数次上长安应考,不第还山。当黄巢起义军席卷山东、河南一带时,他又从长安回家。从此“一入烟萝十五年”(《乱后出山逢高员外》),过着“文章甘世薄,耕种喜山肥”(《乱后山中作》)的生活。 

杜荀鹤才华横溢,仕途坎未酬志,而在诗坛享有名,自成一家,擅长于宫词。因长期置身于九华山怀抱,吟咏九华山面貌的诗篇甚多,具有鲜明的时代色彩。客居他乡写的《秋日怀九华旧居》流露出弃官归隐九华的心情和身在异地恋乡之苦。在《自西归九华有感》、《题所居村舍》和《山中寡妇》等诗篇中揭露了社会政治昏暗,酷吏残忍、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反映了人民的疾苦与呼声,是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

杜荀鹤一生以诗为业,他脍炙人口的诗《春宫怨》,用宫女的不身世象征自己怀才不遇的比兴手,显示了作者艺术手的高超。然而杜荀鹤的诗的主要成就,还在于为数不多的一些同情人民苦难的作品。《时世行》2首,一题作《山中寡妇》、《乱后逢村叟》,深刻地描绘了战乱使村人民遭受沉重苦难的画面。《旅泊遇郡中叛乱示同志》,揭露了地方藩镇趁火打劫的罪行。在诗人笔下再现了黄巢起义被镇压后,藩镇混战的年月里人民的痛苦生活。这类诗篇运用律诗和绝句的形式而又不为声律所缚,语言清新通俗,爽健有力。有影印宋蜀刻本《杜荀鹤文集》3卷行世。

杜荀鹤的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