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岗寨农民起义

来源:第6百科网 时间:2019-04-21 属于:农民起义

瓦岗寨起义,又称瓦岗军起义,是隋大业七年(611年)至隋大业十四年(618年)期间发生的一场农民起义。

瓦岗农民起义,在历史舞台上活动了七、八年时间,动员了上百万的群众,转战中原, “破化及,摧世充,声动万里,威行四方”,演出了许多雄伟壮观的活剧, 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历史,在推翻隋王朝的整个斗争中,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这是瓦岗军的巨大历史功绩。遗憾的是,这样一支强大的军队,及其保护下的政权,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走向下坡路, 以至最后失败。

瓦岗寨起义

事件背景

公元611年,山东河南等地发生大水灾,淹没四十余郡;次年,山东又发大旱。此后,关中地区又发生瘟疫和大旱。百姓废业,无以自给,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而隋炀帝却对官仓控制严格,致使百姓只能以树皮或泥士为食。

公元612年, 隋炀帝不顾百姓之安危,在全国范围内大肆征兵,进讨高丽。第一次出兵前,他征调大批工匠在山东东莱海口大规模造船。工匠被迫在水中不分昼夜地劳作,腰部以下都生了蛆,死亡者十之三四。而行军途中的民工和兵士,大多因饥饿困乏,倒毙路旁,尸臭不绝。

当一切准备就绪后,隋军一百多万人分海、陆两路进攻高丽,结果大败,只有二千余人侥幸逃回。次年,隋炀帝第二次征讨高丽,被逼上死亡边缘的农民在洛阳兴兵暴动,炀帝因后顾之忧,只好退兵。到了公元614年,国内农民起义席卷大江南北,炀帝妄想以对外胜利来扭转危亡的命运,对高丽进行了第三次征讨。 

起义经过

起义起因

瓦岗军的首领翟让,是韦城(今河南省滑县)人, 在东郡(今河南省濮阳县)衙门做法曹(管理监狱的小官)。后来,因为犯了一点小过,被关进监狱,判了死刑。狱卒黄君汉平日很敬佩翟让,看到翟让突遭横祸,非常同情他。一天夜里,趁天黑无人,黄君汉偷偷地对翟让说:“现在天下大势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像您这样的人才,难道就这样在监狱里等死吗?”翟让说:“我现在好比是被关在圈里的,由不得自己啊,是死是活全靠您!”黄君汉急忙打开翟让身上的枷锁,让他逃跑。翟让一边道谢,一边哭着说:“蒙您救助,我得以死里逃生。可是,我走了以后,您怎么办呢?”黄君汉生气地说:“你这是什么话!我看你是个有抱负的人,将来能干出- -番拯救百姓的事业,才不顾个人安危放了你,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哭哭啼啼呢?你只管去千大事业吧,不要为我担心。”说完,两个人就分手了。

翟让逃出东郡,回到韦城老家。这时候,他家乡的农民正在酝酿起义,他和哥哥翟弘、侄儿翟摩侯,还有同郡的青年勇士徐世绩(后来改名李绩)、单雄信等人一起上了瓦岗寨,举起了起义的大旗。起义军活跃在南北运河之间二百多里的广大地区,杀富济贫,队伍不断壮大。

起义发展

瓦岗军迅速发展,给军需带来困难。徐世勣献计曰:“此地为公与乡土,人多相识,不宜侵掠。宋、郑两郡,地管御河,官旅运往不绝,若能截取,足以自资。”让从其方,于是沿运河截获商旅公物,军旅大振。大业十年(614年)十二月,率兵攻克郑州、商丘等郡县,缴获大批军械物资,控制了从梁(开封)至黎阳(浚县)一段永济渠。 瓦岗军的胜利,震动了隋王朝,大业十一年(615年)令齐郡通守张须陀镇压瓦岗军。在力量悬殊情况下,义军被迫撤离宋、郑,守瓦岗,转战树林沙丘之间,在广大农民的支持下,终于击退了张须陀。后韦城周文举、雍丘(今杞县)李公逸、内黄王伯当率部投瓦岗。

大业十二年(616年),贵族出身的李密,在参与杨玄感兵变失败后,流浪无着,经王全伯当介绍,加入瓦岗军,密识兵书,有谋略,很受翟让器重,遇事辄与相商。为扩大根据地,瓦岗军继续向隋军出击。翟让率兵数千,攻克韦城,占领东郡白(今滑县白马墙),杀死君太守;单雄信率军北上,连下浚县、汤阴、内黄;李密率兵攻打濮阳、范县,至白堽(北有密城),扎寨为营。义军所到之处,农民纷纷响应,部众增至数万。

大业十二年(616年)十月,李密建议西取洛阳。单雄信率精兵三千,绕道攻荥阳,翟让、徐世勣、李密率大军破金堤关(今荥阳东北),荥阳太守张庆告急,炀帝复令张须陀为河南讨伐使,统率各路大军前去镇压。初对垒,让有惧色,密曰:“须陀勇而无谋,既骄且狠,可一战而擒之。”密与世责力、伯当伏于大海寺北林中,让引与战,稍却。须陀急追,伏兵四起,前后合击,官军大溃,遂斩须陀于阵,副将贾务本受伤身死,部将秦叔宝(秦琼)、罗士信(误传为罗成)东窜投裴仁基去了。

内部分裂

就在瓦岗军势将灭隋的关键时刻,内部发生了分裂。平时李密结党拉派,培植私人势力,早为部下觉察,私下多有怨言,劝让自立,让从大局出发,以团结为重,说服众属。李密稍有所闻,嫉妒在心,于617年十一月十一日,借庆贺石子河战役胜利名义,设宴招让入席,暗使党徒蔡建德将翟让杀死。王儒信、翟弘、摩侯同时遇害,徐世勣被砍伤,王伯当、单雄信叩头求饶,方得幸免。翟让被害以后,部将非常寒心,认识到李密原是个气度狭窄,忘恩负义之徒,所以离心日重,战斗力日衰,从此瓦岗军走向了下坡路。

起义兵败

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叛贼司马德勘宇文化及在江都煽动卫兵兵变弑逆隋炀帝后,率兵十万,欲争中原。洛阳留守越王杨侗闻炀帝被弑,在洛阳称帝,号皇泰主。他怕宇文化及北归西侵,便招降李密,封密为太尉、尚书、行军元帅等职,令其讨伐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据滑州,攻黎阳。黎阳守将徐世勣,初战不利,退保仓城。密率众往救,在童山与化及决战,此次战斗非常激烈,双方死伤都很惨重,李密中箭落马,幸得秦琼相救,方得脱险。再经世勣力战,击败化及,宇文化及退保魏县,亦自称帝,后被窦建德杀于聊城。

大业十四年(618年)七月,童山大战结束,李密回洛阳请功,途闻王世充政变,不敢回城,暂驻金墉。王世充乘李密大战后疲惫之机,向密突然发动进攻。魏徵谏,此时应“深沟高垒,待敌粮尽,追而击之,可得全胜”,被认为“老生常谈”,不予理睬,结果第一天战斗便遭失利,大将裴行俨、孙长岳、程咬金都受重伤。九月两军决战,世充伏兵北邙,李密麻痹轻敌,结果被伏兵四处掩杀,瓦岗军全线崩溃。裴仁基、祖君彦、裴行俨、程咬金、秦叔宝、罗士信被俘;郑颋被部下所杀,举城投降;邴元真、单雄信等均向王世充投降。李密率残兵两万西投李渊。至此,瓦岗寨起义失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