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十六国汉赵编年史

来源:第6百科网 时间:2017-09-29 属于:五胡十六国

赵高祖帝刘渊执政时期:  

公元304年:甲子,汉赵高祖帝刘渊元熙元年;南匈奴于扶罗单于之孙、左贤王刘豹之子、西晋参丞相事、匈奴北单于刘渊回到左国城(今山西离石)后,即被诸部匈奴共推为大单于,二旬之间拥众五万,于晋惠帝衷永安元年自称汉王,建元“元熙”,追尊蜀汉后主刘禅为大汉孝怀皇帝,立汉高祖以下三祖五宗为神主以祭之,立妻单氏为王后,署置百官,以叔祖父刘宣为丞相,经师崔游为御史大夫,汉宗室刘宏为太尉,正式建立国家政权,改名刘元海,史称后汉高祖帝、或汉赵高祖帝、前赵高祖帝;西晋并州刺史司马腾闻讯,忙率兵前往镇压,部将聂玄与汉赵高祖帝激战干大陵(今山西文水),聂玄大败,司马腾大为恐惧,紧急疏散并州三万余户下山东;汉赵高祖帝则乘胜进军,接连攻克法氏(今山西高平)、屯留(今山西长子)、中都(今山西太原)等地。  

timg (2).jpg

公元305年:乙丑,汉赵高祖帝刘渊元熙二年;西晋并州刺史司马腾再次出兵讨伐刘渊,部将司马瑜、周良等驻军汾阳,汉赵高祖帝武牙将军刘钦等前往阻击,前后四战四捷,刘钦大胜而还;当年离石发生大饥荒,汉赵高祖帝派太尉刘宏、护军马景等驻守离石,亲率大军攻占上党郡壶关(今山西壶关)。  

公元306年:丙寅,汉赵高祖帝刘渊元熙三年;西晋东海王(太傅)司马越进表原并州刺史司马腾为东燕王,改以刘琨为并州刺史。刘琨到并州后,由于饥荒与战争使该州百姓难以自存,吏民万余人由李恽等率领随东燕王司马腾流亡冀州,组成“乞活军”,留居并州的汉族居民已不足二万。并州刺史刘琨只好回到上党重新组织军队,却仅得三百余人,随即受到汉赵高祖帝部将刘景的攻击,在上党地区无法立足,遂转战至晋阳(今山西太原)固守。其时侍中刘殷、王育等向汉赵高祖帝进言说:“殿下自起兵以来,已历数载,但仍偏守一方,王威未震。如能集四方兵力,并力一战,拿下河东,建立帝号,再挥师西南,攻克长安,然后以此为都城,征发关中之兵,取洛阳,灭西晋则易知翻掌了。这也正是高祖皇帝创立基业的方略。”汉赵高祖帝采纳了该建议,遂发兵攻克蒲阪(今山西永济)、平阳(今山西临汾),据有河东郡全境。之后中原起义的汲桑所部、羯族石勒部、鲜卑陆逐延部、氐族大单征部、东莱王弥部等诸部落纷纷归降汉赵高祖帝,迅速在并州地区形成了各族民众共同反晋的巨大浪潮。  

公元307年:丁卯,汉赵高祖帝刘渊元熙四年  

公元308年:戊辰,汉赵高祖帝刘渊元熙五年(永凤元年);汉赵高祖帝正式称帝,迁都平阳(今山西临汾),改国号为“赵”,史称“后汉”、“汉赵”、“前赵”;汉赵高祖帝将原汉宗室刘氏按亲疏远近分为等级,都封为郡王、县王;异姓则以谋谟战功相次封为郡公、县侯;之后以刘宣为丞相、刘宏为太尉、太子刘和为大司马、刘欢为大司徒、呼延·翼为大司空、呼延·攸为宗正;之后,汉赵高祖帝派刘聪、刘曜、刘景等率五万精骑发动进攻洛阳之战,西晋东海王司马越则派参军孙询、将军丘光率兵拒阻,汉赵军队大败而归。  

公元309年:己巳,汉赵高祖帝刘渊永凤二年(河瑞元年);汉赵高祖帝诏令羯族首领石勒发动攻击西晋的“幽州之战”,随即羯族将领石勒脱离汉赵政权,成立后赵政权,自称王  

公元310年:庚午,汉赵高祖帝刘渊河瑞二年;农历7月,汉赵高祖帝病重,以太子刘和继位、陈王刘欢乐为太宰、长乐王刘详为太傅、楚王刘聪为大司马、大单于。不久汉赵高祖帝病逝,历位六年。汉赵高祖帝刘渊是一个已经完全汉化的匈奴贵族后裔,他在西晋王朝日趋衰败、各地流民纷纷起义反晋的浪潮中,趁势在中原建立了第一个少数民族政权,进一步把中原推向战争和动乱;刘渊完全改变了三国曹操以来匈奴五部分化统治结构,重新恢复了匈奴民族的传统旧制,但刘渊在以少数民族对汉族的统治过程中,为将来各民族之间深层次的大融合准备了条件。  

汉赵烈宗帝刘聪执政时期:  

公元310年:庚午,汉赵烈宗帝刘聪光兴元年;汉赵烈宗帝是汉赵高祖帝刘渊的第四子,汉赵高祖帝病逝后,刘聪即杀太子刘和自立,改元“光兴”,尊生母张氏为帝太后,刘义为皇太帝,自领大单于、大司徒,立妻呼延氏为皇后,以儿子刘粲为抚军大将军,都督内外诸军事;并州刺史刘琨击发动攻击匈奴铁弗部刘及白部鲜卑之战  

公元311年:辛未,汉赵烈宗帝刘聪光兴二年(嘉平元年);汉赵烈宗帝诏令前军大将军呼延·晏率军两万七千进攻西晋都城洛阳,前后连续十二战,西晋军队皆败,死三万余人。接着与刘曜、王弥、石勒合兵攻破洛阳,杀西晋诸王公及百官以下三万人,俘虏晋怀帝司马炽,押送自家都城平阳(今山西临汾),之后,汉赵烈宗帝改封晋怀帝为会稽郡公。洛阳城破后,西晋部分臣属奉秦王司马业为太子,建行台于长安;当时,中原的衣冠士族大多南下江南,晋王司马睿在江南重新建立政权,唯并州刺史刘琨和幽州刺史王浚继续留在中原与匈奴汉国政权对垒;其时北方各州大部分地区被沦入刘聪统治之下,刘聪命羯族首领石勒主持冀、幽、并、营四州军事,封石勒为上党公(今山西长治),石勒随即在今山西大同发动攻击西晋尚书令王衍的“平城之战”;随后汉赵烈宗帝首先对占据晋阳(今山西太原)的并州刺史刘琨发起了进攻;刘琨初到晋阳本来很有抱负也有些治绩,但他出身士族,本性奢豪放纵,声色犬马,又不善用人,当时刘琨属下有个名叫徐润的人,因通悉音乐而受到刘琨的赏识,署为晋阳令,徐润得宠后常在刘琨面前谮毁骁勇善战的奋威将军令狐·盛,刘琨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令狐·盛杀了,其子令狐·泥便怒而率部投附汉赵烈宗帝,汉赵烈宗帝遂以令狐·泥为前导,命刘粲、刘曜率大军进攻晋阳;刘琨闻讯后慌忙向鲜卑拓跋部首领拓拔·猗卢请求支援,但拓拔·猗卢的援兵还未赶到晋阳,并州的太原太守高乔、别驾郝韦等人就已经举城投降了;汉赵烈宗帝由此夺取了军事重镇晋阳,其后持续发动攻击西晋的“洛阳之战”、“长安之战”  

公元312年:壬申,汉赵烈宗帝刘聪嘉平二年;汉赵烈宗帝在平阳杀晋怀帝司马炽,其后与西晋在今山西太原地区爆发“兰谷之战”、“晋阳之战”;西晋辅国大将军王濬与汉赵国上党公石勒在今河北邢台爆发“襄国之战”  

公元313年:癸酉,汉赵烈宗帝刘聪嘉平三年;晋怀帝司马炽被害的消息传到长安后司马邺即帝位,是为晋愍帝;晋愍帝即位后诏令对汉赵国发动总攻势,命琅琊王司马睿主持陕东诸军事,诏发三路大军进攻汉赵国,东路由司马睿亲率二十万大军进攻洛阳,西路由司马保率秦、梁、雍三州大军三十万人进攻长安外围,北路发幽、并二州十万大军进攻平阳,农历1月,北路的刘琨与拓拔·猗卢会兵晋阳,决定依诏进攻平阳,北路讨伐大军分两部,一部由刘琨亲自率军循西河南上进攻西平(今山西临汾),一部由拓拔·猗卢率领直捣平阳。汉赵烈宗帝闻讯后,急调主力戍守平阳,命大将军刘粲阻击刘琨,骠骑将军刘易阻击拓拔·猗卢,荡晋将军兰阳助守西平。刘琨与拓拔·猗卢两支北路军在汉赵军队的严密防备下推进受阻,被迫退兵。晋愍帝的东、西两路大军的进攻也因驻居健康(今江苏南京)的司马睿拒绝出兵也被迫中止。西晋王朝对汉赵国组织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攻势流产。  

公元314年:甲戌,汉赵烈宗帝刘聪嘉平四年;汉赵烈宗帝以石勒为并州刺史,在并州形成石勒与刘琨二刺史对峙、割据的局面;石勒通过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策略,先后击败了西晋的幽州刺史王浚和并州刺史刘琨,王浚被杀刘琨兵败后投奔段氏鲜卑段匹磾部,至此,幽、冀、并三州的西晋势力基本上被肃清。  

公元315年:乙亥,汉赵烈宗帝刘聪嘉平五年(建元元年)  

公元316年:丙子,汉赵烈宗帝刘聪建元二年(麟嘉元年);汉赵烈宗帝帝诏令其弟刘曜持续发动攻击西晋的“北地之战”、“长安之战”,西晋都城长安被攻破,晋愍帝司马邺投降,被汉赵烈宗帝迁往平阳(今山西临汾),西晋王朝历国祚五十一年至此灭亡。  

公元317年:丁丑,汉赵烈宗帝刘聪麟嘉二年;晋愍帝司马邺被迁平阳后受尽侮辱,不久被杀,终年十八岁;汉赵烈宗帝灭西晋王朝之后,重新制定了汉赵国的百官制度,除中央机构沿袭汉赵高祖帝刘渊建国初的旧制外,还创立了一套胡、汉分治的地方行政体制,置左、右司隶各领民户二十余万,每一万户置一内史,共设内史四十三人,用以统治汉族人;又设大单于,大单于之下设左右辅,各领六夷十万落,每一万落置一都尉;汉赵烈宗帝以儿子刘粲为丞相、领大将军、封晋王,以中山王刘曜为大司马;汉赵烈宗帝所建立的这套行政机构,形式上是曹操对匈奴五部分治法的继承和大范围的应用,但实际上有很大的不同,由于其百官建制仍然保存了大单于的职能,大单于的地位仅次于皇帝,担任大单于的大都是皇位的继承者;在汉赵统治核心中虽然也吸收了一部分汉族人,但大权基本上掌握在匈奴贵族手中,其统治尤为残暴。汉赵烈宗帝虽灭了西晋王朝,但汉赵政权实际所能控制的地方东不逾太行、南不越嵩、洛,西不过陇坂,北不出汾晋。在中原地区曹嶷据青、齐,石勒据河北,鲜卑拓跋部据代北,皆各据一方,汉赵政权所辖区域很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汉赵国要求得拓展本来就十分困难,又加上汉赵政权本人在统治后期的荒淫和残暴,因势便愈益虚弱了;且由于战争连年不断,对出征将士又无钱帛之赏,而对后宫侍僮的赐赏则至数千万,朝廷内外,阿谀日进,贿赂公行,纲纪败坏,一发而不能收拾;汉赵烈宗帝的太子刘粲伙同国丈靳准、尚书王沈称、太弟刘义一起谋反,汉赵烈宗帝因此召来氐、羌酋长十余人严刑逼供取证,不久废杀刘义及其官属十余人,坑杀士卒一万五千余人,平阳街巷为之一空。  

公元318年:戊寅,汉赵烈宗帝刘聪麟嘉三年;河东郡地爆发大蝗灾,平阳地区(今山西临汾)饥苦愈甚,流叛死亡者十有五、六,部民纷纷逃奔石勒的有二十多万户,氐族、羌族、鲜卑族、匈奴族等少数民族叛离者多达十余万落;不久汉赵烈宗帝在平阳城病逝。汉赵烈宗帝刘聪在位期间,是汉赵国最强盛的时期,他在政治、军事等方面都有一些建树。  

汉赵隐帝刘粲执政时期:  

公元318年:戊寅,汉赵隐帝刘粲汉昌元年;农历9月,国丈靳准发动政变,带领亲兵闯入后宫杀死汉赵隐帝刘粲,之后将在京城的所有刘氏皇族,不管男女老少全斩于东市,还把汉赵高祖帝刘渊和汉赵烈宗帝刘聪的墓也掘了,将汉赵烈宗帝刚入葬不久的尸体斩首,焚烧其宗庙;中山王刘曜时为相国、都督内外诸军事,镇守长安,闻知靳准叛乱,亲自率领军队由长安出发赴平阳,行至赤壁(今山西河津赤石川)即遇到了从平阳出逃的太保呼延·晏与太傅朱纪,他们劝刘曜称尊号,刘曜遂即帝位,改元“光初”,当时上党公(并州刺史、后赵上党公)石勒驻守河北,刘曜封石勒为大将军,自己与石勒成犄角之势,进攻平阳。靳准看对方势大,便派侍中卜泰前去讲和,刘曜对他说:“刘粲乃乱伦的无道昏君,你杀之有功无过,只要你投降,我便算你拥立之功”;可是靳准自己知道,刘曜的母亲和亲哥哥都是被自己所杀,如果自己投降只怕是凶多吉少,因此,虽然堂弟靳明与靳康催他投降,他却一直犹豫着。  

汉赵末帝刘曜执政时期:  

公元318年:戊寅,汉赵末帝刘曜光初元年;汉赵中山王(相国)刘曜在赤壁(今山西河津赤石川)称帝,继而发动攻击叛乱的国丈靳准之战。  

公元319年:己卯,汉赵末帝刘曜光初二年;国丈靳准被堂弟靳明所杀,其众共推靳明为主,靳明则送传国玺于刘曜,准备投降刘曜;上党公(并州刺史、后赵上党公)石勒得知后大怒,派主力急攻平阳城,靳明紧急向刘曜求救,刘曜当即派军迎回靳明以及平阳士女一万五千人随靳明归于刘曜,刘曜随即斩杀靳明全族男女,靳氏一族就此被推下历史舞台。不久,平阳城被石勒攻占;这时,刘曜同石勒已成剑拔舒张之势,但因刘曜在关陇立脚不稳,有后顾之忧,所以不敢同石勒马上翻脸,遂授石勒为太宰、领大将军、加殊礼,以河内二十四郡封石勒为赵王,想如曹操辅汉故事,以此先稳住石勒以便腾出手来对付关、陇地区的其他敌对势力;石勒则乘机正式建立赵国,史称后赵高祖明帝,建元“明帝”。  

公元320年:庚辰,汉赵末帝刘曜光初三年;汉赵末帝刘曜发动击破匈奴屠各部联盟首领路松多之战;不久汉赵末帝部下长水校尉尹车联合巴氐酋长徐库彭发动反叛,汉赵末帝先杀尹车,又捕囚徐库彭等五千人准备全部杀死,光禄大夫游子远叩头固谏请求放免,汉赵末帝不听,硬是将其全部斩首,这一举动引起了巴、氐人民的强烈义愤,奋起反抗,共推巴、氐归善王句渠知为领袖举行起义,一时间羌、氐、巴、羯各民族三万余人尽皆响应,造成关中地区大乱,局势非常紧张;汉赵末帝只得采用游子远的安抚政策,以游子远为车骑大将军、都督雍秦征讨诸军事,最后基本上平定了这次叛乱;之后徙巴、氐等二十余万人于长安;接着,汉赵末帝又亲征今甘肃西和地区巴氐部落首领杨难敌的仇池国,迁杨难敌部将杨韬等万余户于长安,随后又平定了奉州陈安发动的反叛。  

公元321年:辛巳,汉赵末帝刘曜光初四年;  

公元322年:壬午,汉赵末帝刘曜光初五年;汉赵末帝在今甘肃西和地区发动攻击氐族仇池国杨难当之战。  

公元323年:癸未,汉赵末帝刘曜光初六年;汉赵末帝开始大举用兵凉州地区的张氏政权;张氏政权的奠基者是安定(今甘肃平凉)乌氏人张轨,张轨实际上是西汉常山王刘的第十七代孙,世以儒学著称,曾在西晋永宁年间任凉州刺史、护羌校尉,洛阳陷落后晋愍帝司马邺建都长安,封张轨为凉州牧;张轨死后,由张寔、张茂继立,张寔建立了前凉国,称前凉高祖明王。汉赵末帝出兵凉州时,张茂正为凉州刺史、前凉太宗成王。汉赵末帝率大军长驱进入西河,戎卒二十万五千余,临河到营绵延百余里,整个凉州为之震怖,前凉太宗成王张茂遂以、金银、女妓、珍宝、珠玉及凉州特产贡献给汉赵末帝,并向其称藩,汉赵末帝遂署张茂为西域大都护、凉王等职,旋即班师。  

公元324年:甲申,汉赵末帝刘曜光初七年;汉赵与后赵之间爆发“河滨之战”。  

公元325年:乙酉,汉赵末帝刘曜光初八年;后赵高祖明帝石勒发动攻击汉赵的“新安之战”,后赵骠骑长史石生在今河南新安击败汉赵河南太守尹平,尹平战败被斩,石生劫掠赵汉之民五千余人而还。  

公元326年:丙戌,汉赵末帝刘曜光初九年;汉赵末帝联合东晋司州刺史李矩、颖川太守郭默发起攻击后赵骠骑长史石生,汉赵末帝派中山王刘岳率军一万五千余人,与镇东将军呼延·谟率荆州、司州之兵会合攻击石生;汉赵联军迅速攻克石梁(今河南洛阳)、孟津(今河南孟津);后赵高祖明帝石勒急令太尉石虎率步骑五万自成皋(今河南荥阳)与刘岳战于洛西,大败汉赵军队。农历6月,后赵石虎收复石梁,擒刘岳及其将领八十余人、氐羌部族三千余人,皆送往襄国(今河北邢台),之后坑杀汉赵士卒一万余人,不久又攻陷并州;汉赵末帝败归长安,颖川太守郭默则南奔健康(今江苏南京),司州刺史李矩部下率众二千则投降后赵国;自此,司州、豫州、徐州、兖州皆为后赵国所有。  

公元327年:丁亥,汉赵末帝刘曜光初十年;汉赵末帝在今甘肃西和地区再次发动攻击氐族仇池国之战。  

公元328年:戊子,汉赵末帝刘曜光初十一年;后赵高祖明帝石勒诏令太尉石虎率兵四万自轵关(今河南济源)西上蒲阪(今山西永济),汉赵末帝亲自率精锐驰救蒲阪,两军激战于高侯(今山西闻喜)。石虎大败,陈尸二百余里,南奔朝歌(今河南淇县);汉赵末帝则自大阳(今山西平陆)乘胜进军石生于金墉(今河南洛阳),决千金堨(今河南洛阳)以灌城,整个洛阳地区为之震动;农历11月,后赵高祖明帝发兵三路进攻汉赵末帝,农历12月后赵高祖明帝将后赵诸军集结于成皋,不见汉赵末帝设防,遂将军队迅速开至洛河;汉赵末帝连忙陈兵十万于洛西,后赵高祖明帝遂命太尉石虎引兵自洛阳城自北而西攻击汉赵中军,命右司马石堪率兵自城西而北攻击汉赵前锋,后赵高祖明帝自己从洛阳阊阖门出击;三路夹击,汉赵军队大溃,汉赵末帝在退兵时马陷石渠坠于冰上,身上被创十余处,为后赵右司马石堪生俘。  

公元329年:己丑,汉赵末帝刘曜光初十二年;后赵高祖明帝石勒大获全胜后斩杀汉赵士卒五万余,然后让汉赵末帝写信令其子刘熙投降,不料汉赵末帝在给刘熙的信中却令刘熙“与大臣匡维社稷,勿以吾易意也!”后赵高祖明帝大怒而杀汉赵末帝;后赵高祖明帝石勒继而诏令太尉石虎发动击破汉赵大司马刘胤的“义渠之战”;刘熙在得知汉赵末帝被擒后,竟然慌忙率百官奔于上邽(今甘肃天水),留守长安的汉赵将军蒋英率十万军队投降后赵;直到农历8月,刘熙方由上邽仓促进攻长安,企图收复长安;后赵高祖明帝则令石虎乘刘熙后方空虚反攻上邽,农历9月石虎攻克上邽,汉赵政权就此灭亡。  

汉赵政权是以匈奴民族为主体,通过武力征服关、陇地区氐、羌、汉等民族政权而建立起来的,但在汉赵政权统治关陇地区期间,虽然也起用了一些有学识的汉族人为官,也积极在长安开办学校,造经学之士以教之,但始终未能拥有成型的治国安民的政治措施;由于没有有效的措施进行统治,因而在后赵政权更强势的军事打击下,松散的政体迅速崩溃,正如荀子所说:兼并易而坚凝难,其兴也勃,其亡也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