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的故事:2.立破釜沉舟之志,行万里以外之路

来源:第6百科网 时间:2020-12-27 属于:曾国藩
  •   自信与豪迈是成功的助推剂。

      在曾国藩的一生中,很多时候表现了他的自信与豪迈。曾国藩二十一岁在湘乡涟滨书院读书时改号"涤 生",意即涤除旧习,焕然一新。他自青少年时代就"锐意功名,意气自豪"。立志"不为圣贤,便为禽兽",为光宗耀祖、报效朝廷要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这 种志向不能不在其作中有所体现,譬如他在诗中写道:"浩浩翻江海,争奔且未阑。古来名利客,谁不到长安"。他踌躇满志,信心十足:"莫言书生终龌龊,万 一雉卵变蛟。"他二十三岁考取秀才,二十四岁考取湖南乡试举人,然后远离家乡赴京师会试。但两次会试都落第了,他并不气馁,反而更加坚定了"天生我材必 有用"的信念:

      去年此际赋长征,豪气思屠大海鲸。

      湖上三更邀月饮,天边万岭挟舟行。

      竟将云梦吞如芥,未信君山铲不平。

      偏是东皇来去易,又吹草绿满蓬瀛。

       曾国藩在谈及自己能够有一点作为的原因时也说:"真正的君子圣人的作法,在于忠诚,并且以忠诚倡导天下。世道之所以变乱,因为从上到下充满了各种坏的欲 望,奸人和伪君子互相欺诈、互相争斗,为了得到自己的安适享乐,而给别人带来危害,他们害怕灾难,四处逃避,甚至都不肯出哪怕一根丝一粒米的力气来为拯救 天下做点事情。于是那些忠诚的人站出来改变这些坏的现象,克制自己的欲望去关心他人,提倡忠诚反对邪恶。挺身承担各种困难,并不要求别人一起来担当这个困 难,慷慨地捐献财物和献出生命,就像远游的人回到乡里一样无所顾忌,无所保留。于是人人都仿效他们的行为,都把苟活看作是羞耻的事情,躲避是可耻的行为。 我们的君子们之所以能够鼓舞众人,历经九年而平定大乱,除了他们的忠诚又是什么呢?"这里的"忠诚"也就是一种脱于流俗的高雅之志。

       曾国藩有建树的原因是他宏毅的个性。他说:"道光咸丰的时期,国内一直和平稳定,许多臣子幕僚都认为平安无事,因而拘谨于文书法令,在那儿老老实实按部 就班地混日子。突然有贼寇举事造反,结果没人能制止得住。那些身居高位的大官,事到临头只会趴倒在地,互相对望而毫无办法。曾国藩当时只是以卿的名义奉旨 治丧在家,接到命令上组织乡兵出山。打破旧的规章束缚,自己创立军队编制,和叛军孤身奋战。当时,反贼像决堤的河水,又像草原上的大火,势头凶猛,人们 都束手无策,只有曾国藩奋起抵抗,四处战斗。结果孤立无援,进退两难。但即使如此,曾国藩仍然坚守节操,丝毫不受困难的影响,信心没有一点受挫,默默忍受 着艰苦,从容指挥,不论文武将相名贤,凡是有才能的都举荐任命,委以重任,直到最后收复失地、平定叛乱,社会得以安定,事业由此中兴。从前曾子谈到士子的 任重道远,必然讲他的品性上的宏毅,像曾国藩这样扶持乱世,成就的确重而且远。"

      曾国藩说自己事业有成,是因为拙朴诚实。这种说法当然是有目的地去说,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事业上取得的功绩又未尝不与其立志不流于俗人及其个性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曾国藩认为,凡做事,都要有志向。人生当有人生之志,为学当有为学之志,修身当有修身之志。关于人生之志,曾国藩有从"雉卵变娇龙"到"国之藩篱"的自信,又有"未信君山铲不平"的豪迈。因而使曾国藩得以成为了所谓的"中兴名臣"。

      关于为学之志,曾国藩说:士人读书,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有志,则断不甘下流。因此曾国藩的学问功底造就了他能够"不甘下流"的成功人生。

       关于修身之志,曾国藩一生着力效法标准人物。咸丰九年(1859),正是曾国藩和太平军生死决斗之时,他却从容模拟,将中国几千年来的思想家、哲学家、 著作家、文学家重新估计,共得三十二人(实际上是三十三人),作成《圣哲画像记》一文,并命儿子曾纪泽,图其形像,悬诸壁间,作为终身效法的标准人物。使 自己的人格更臻于完善。对此,曾国藩自己深有体会,他说:

      欲求变化之法,总须先立坚牟之志。即以余生乎言之,三十前最好吃烟,片刻不离,至道光壬寅十一月廿一日立志戒烟,至今不再吃。四十六岁以前做事无恒,近五年深以为戒,现在大小事均尚有恒。即此二端,可见无事不可变也。

      曾图藩认为人生有了一个高远的志向,你的一些行动,诸如或进或退,或去或从,或取或舍,都不失为高明之举,徒劳之举。为此他说:

      愧奋苴前,有破釜沉舟之志,则远游不负。若徒悠忽因循,则近处尽可度日,何必远行百里外哉?

       这正符合中国古代寓言所讲的人生哲理,那则寓言说一只头鹰因当地人厌恶它的叫声而欲迁往别处。其时有人问它,说"子能更鸣乎?"意思是说你能改变自己 的叫声吗?否则,你搬到新的地方不也同样会到来人们的反对吗!立志也是如此,正如曾国藩所说,若无破釜沉舟之志,何必远行百里外哉?!

      曾国藩语录精粹:

       余蒙祖宗遗泽、祖父教训,幸得科名,内顾无所忧,外遇无不如意,一无所缺矣。所望者再得诸弟强立,同心一力,何患令名之不显,何患家远之不兴?欲别立课 程,多讲规条,使诸弟遵而行之,又恐诸弟习见而生厌心;欲默默而不言,又非长兄督责之到。足以往年常示诸弟以课程,近来则只教以"有恒"二字。

      ——道光二十四年十一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