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的故事:7.内外兼修,誓做内圣外王完人

来源:第6百科网 时间:2020-12-27 属于:曾国藩
  •   曾国藩对人的评价表现了他独特的处世风格。他崇尚刚直,认为汉代的樊哙就是充满了刚直之气的大丈夫。曾国藩常常写信给他的弟弟、子女们,说曾家后代秉承了母亲江氏的刚猛气质,所以才有所成就。

       其母江氏刚嫁到曾家时,曾家经济尚不宽裕,但江氏谨守曾家家训,操持家务更加克勤克俭,家庭也渐渐兴旺起来了。特别是江氏贤惠,侍奉阿公、阿婆十分殷 勤。即使是阿公晚年卧床三年,屎尿都拉在身上,她与丈夫日夜轮流守护在床边,也毫无怨言。江氏自嫁入曾门后,共生有五男四女,"尺布寸缕,皆一手拮据"。 曾国藩的父亲常以"人众家贫为虑",而江氏总是用"好作自强之言"相劝。她常对丈夫说:"吾家子女虽多,但某业读,某业耕,某业工贾。吾劳于内,诸子劳于 外,岂忧贫哉?"曾国藩在写给家人的信中说"由写字而想到用功不能有恒心的原因,都是因为日甚一日的软弱的意志力消磨损害了它。"

      曾 国藩奉行一生、奋斗一生的最高理想就是"立言、立功、立德",三者他都做到了。立言,他的著述、家书、日记,广为流传,至今仍被四处传阅着;立功,他挽救 了清王朝;立德,他事事以身作则。正因为如此,他的头上除了"一品侯"的头衔之外,还有"湘军创始人和领袖"、"太平天国的克星"、"洋务运动的领袖"、 "近代史之父"等各种称谓。

      "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的光阴短暂即逝。所以孔子望着东逝的流水,大发感慨,这都是有志向的人才会如此 的。人不能朝三暮四,不能如墙头芦苇,随风摇摆,而要矢志不移,否则,光阴匆匆,肯定会无所作为。近代大思想家、改革家梁启超临终前还谦虚地对子女们说: "我成就如此之小,就是立志不坚定,所从事的事情太多啊!"与此相比,曾国藩另有一番认识。他说:

      我自从军以来,就怀着临讫授命的志向;丙戌年有病在家,常怕病死家中,违背了我的初志,失信于世人;重新复出,意志更加坚定;此次若有不测,毫无牵恋。

       几个月来,实在是接待应付不过来,危险一个接一个,而洋人又横冲直撞在安庆、湖口、湖北江西等地出入,并且有来祁门的说法。看送种情形,今年要支持下 去万分困难。然而,我自从咸丰三年冬天以来,早已经准备以身殉国,愿意战死战场,不愿死在书窗之下,这本来是我一直以来就有的志向。近年在军营办事,全心 全力,没有一点惭愧,死了也可以闭眼,没有一点后悔和遗憾。

      曾国藩主张,本志不可移,并把能否持之有恒看作有成无成的重要体现。他在 家信中以自责的方式教导子侄说"余生平坐无恒之弊,万事无成,德无成,业无成,已可深耻矣。等到办理军事,志向才最终确定,中间本志变化,尤无恒之大者, 用为内耻。"深深地为自己"本志"、"中间变化"而"内耻"。事实上曾国藩所改变的只是他"本志"的一些表象,而他从年轻时就要成为一鸣而不同凡响的"孤 凤",要成为"蛟",干一番大事业的"大志"并没有变。但他认为自己从军以来是一次本志的改变。因此,他主张自从军以后"死在沙场""以身殉国"的"初 志"是决不可再改变的了。

      曾国藩语录精粹:

      君子之立志也,有民胞物与之址,有内圣外王之业,而后不忝生,不愧为天地之完人。……若夫一己之屈伸,一家之温饱,世俗之荣辱、得失、贵贱、毁誉,君子固不暇忧及此也。

      ——同治六年正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