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的故事:2.学而求变,以变创新。

来源:第6百科网 时间:2020-12-27 属于:曾国藩
  •   "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无数事实证明,那些名垂千古,为人推崇的人往往不是那些墨守成规的人,而是那些主张因时而变,敢开创新风的人。 曾国藩具有"继承与发展"、"守旧与革新"的双重性格,可以说他的"发展"与"革新",是站在时代的最前沿,放弃夜郎自大的盲目自重观,开启了一代学西方 先进科技文化的风气之先,给黑沉沉的满清王朝带来了一缕"自强"的曙光。

      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是教人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紧紧结合的 自觉性。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追求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箴言,已经成为社会认可的理想人格和道德规范。曾国藩晚年被封为武英殿大学士,位尊为"相" 而居汉大臣之首,但按照清代政制,这仅是没有实权的尊号。在其事业的鼎盛期,他虽是节制几省军务的主要军事统帅,但其实职始终是地方大吏——直隶总督、两 江总督。按照忠不出其位的原则,他完全可以循规蹈矩,以完成本职工作为满足。可是,他一再发出建立机器局、派遣留学生等倡议。这些行动只有一个合理的解 释:急于改变国家贫弱面貌的爱国热忱超越了个人成败得失的考虑。

      他曾同李鸿章说过:"鄙意北方数省因循已久,……东南新造之区,事事 别开生面……制器造船各事,皆已办有端绪。自强之策应以东南为主。阁下虽不处海滨,尚可就近处理,购办器械,选择人才,本皆前所手创,仍宜引为己任,不必 以越俎为嫌。"在专制制度下,越俎代谋小则招怨,大可惹祸。据内容看,此信大约写于1867年李鸿章被任命为湖广总督后。曾国藩一生谨慎,平定太平天国后 又恐权重位高招忌,加上健康每况愈下,因而一再要求归田以保晚节。如果不是出于考虑国家安危、开创一代风气,是不会有这一行动的。他一生谨慎,但却要求李 鸿章敢于"越俎",表明他敢于担当大事的品格。

      其次,因时而变、实事求是的精神是推动他学习西方的基本因素。儒家的经世致用派一贯强 调从实际出发,这种学风代代相传,成为这一流派的人物历来较有成就的重要原因。曾国藩继承这个传统,也一再强调:"不说大话,不骛空名,不行驾空之事,不 谈过高之理""禁大言以务实"。理学家们沉溺于心性之学,热衷于从考察思想动机中去鉴别君子与小人。而曾国藩对此作了重大的修正。他说:"恒言皆以分别君 子小人为要,而鄙论则谓天下无一成不变之君子,无一成不变之小人。今日能知人,能晓事则为君子,明日不知人,不晓事即为小人。寅刻公正光明则为君子,卯刻 偏私暧昧即为小人"。

      历史上许多有成就的人物如果专注某一方面,可能会取得更大的成功。曾国藩经常慨叹:古往今来有大作为者,他们的 才智只发挥到三成,而七成却没有用上。所以他信天、信运气。梁启超作为近代的改革家无疑是时代的骄子,但他的变法事业没能推进下去。他在文学、历史、文字 学等方面也造诣非凡。但他在临终前谆谆教导子女们:以他的博杂不专为戒。后来他的儿子梁思成专攻建筑,成为当代中国建筑学的开山祖师。

      曾国藩生平处世的成功,可以说是读书的成功。他治学有方,通过读书,走上了仕宦之途,广交了益友,领会了行军打仗之术,树立并实践了报效国家、明道经世的远大志向。

      曾国藩语录精粹:

       为学之道,不可轻率评讥古人。惟堂上乃可判堂下之曲直,惟仲尼乃可等百世之王,惟学问远过古人乃可评讥古人而等差其高下。今人讲理学者,动好评贬汉、唐 诸儒而等差之;讲汉学者,又好评贬宋儒而等差之;皆狂妄不知自量之习。譬如文理不通之童生,而令衡阅乡、会试卷,所定甲乙,岂有当哉!善学者,于古人之书 ——虚心涵咏而不妄加评骘,斯可哉!

      ——同治七年四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