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脆弱的晋朝

来源:第6百科网 时间:2020-11-21 属于:谢安
  •   魏晋是一个动乱的年代,也是一个思想活跃的时代。当时的贵族士大夫,人格思想行为极为自信风流萧散、不滞于物、不拘礼节。士人们多独立特行,又颇喜雅 集。正是在这个时代,文学艺术呈现出疏淡高迈的特色,涌现了一批风流潇洒的人物。谢安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位,千百年来为世人追慕。

      魏晋 是一个动乱的年代,也是一个思想活跃的时代。当时的贵族士大夫,人格思想行为极为自信风流萧散、不滞于物、不拘礼节。士人们多独立特行,又颇喜雅集。正是 在这个时代,文学艺术呈现出疏淡高迈的特色,涌现了一批风流潇洒的人物。谢安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位,千百年来为世人追慕。

      他出身名门,相貌英俊,才华横溢,朝廷屡次征召他做官,都被他一口回绝。由于他经常与一群志趣相同者在东山游赏山水、吟清谈,竟开创了一种时髦的文化风气,亦即享誉后世的"东山风度"。

      介绍谢安,我们不能说一说他所生活的时代。还是从晋朝初建说起吧。

      魏元帝咸熙二年(265年)八月,司昭病死,其子司马炎嗣为相国、晋王。但只过了四个月,司马炎就逼使与自己同龄的魏元帝曹奂禅位,废他做陈留王,自己登基称帝,立国为晋,改元泰始元年。司马氏就这样不太光彩地建立了晋朝。

      晋武帝治国无方,喜好女色,后宫的女子竟多达万人。在后宫,武帝常好乘车游乐,羊在哪里停下不走,他就在哪里留宿过夜。羊要吃草,也爱咸味,有些宫人就在房门上插上竹叶,把盐汁洒在门口,引得羊车停在自己的门口。

       武帝本人无所作为倒也无妨,只要托付得人,一样可以治国平天下,如齐桓公管仲就是一例。晋武帝用的人确有好的。如博学多识的中书令张华,他曾促使武帝 定下决心出兵灭吴,而一旦出兵,他又亲任度支尚书(财政部长),以保证军需粮草的供给,因此是个很有作为的政治家。再如镇守襄阳多年的羊祜,他与吴将陆抗 对峙,竟深受陆抗的钦佩,说他是属于乐毅、诸葛孔明一流的人物。一次陆抗生病,羊祜送药给他,陆抗坦然服下。部下谏劝,陆抗就说:"岂有鸩人羊叔子!"叔 子是羊祜的字。羊祜苦心经营,在作灭吴的准备,但陆抗在世时,他知道不容易成功,就没有发起进攻。咸宁二年(276年),陆抗一去世,他便上疏请命伐吴, 但朝中却有很多人表示反对。为此他常叹道:"天下不如意事,十常七八,天与不取,岂不令人抱憾!"咸宁四年(278年),他抱恨去世,时年五十七岁。临终 前,他举荐杜预继任。杜预向来与他志同道合,在灭吴的征战中,他率军攻克江陵(今湖北荆州)后,沅湘以南的州郡都望风迎降。羊祜慧眼识人,而杜预也终于实 现了羊祜的遗志。

      张华、羊祜、杜预,他们都是名著一时的经国之才,但他们在晋武帝的朝廷里,却不属于主流派。主流派是何曾贾充和杨皇后的父亲杨骏等人。何曾、贾充都是魏时司马氏的党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贾充是司马昭、司马炎父子的心腹,成司马氏之事的人是他,但败司马氏之事的人也是他。当年(魏甘露五年,260年),魏主高贵乡公曹髦,率殿中宿卫、苍 头、官僮等讨伐司马昭,司马氏的兵士见魏主挥剑亲战,毕竟有些顾忌,谁也不敢上前。这时,太子舍人成济问中护军贾充:"形势危急,怎么办?"贾充毫不迟 疑,道:"司马公蓄养你们,正为今日之事,不问是谁,动手就是!"成济得令,不由分说把曹髦杀了。事后,贾充诱罪成济,灭其一族,自己反而封侯升官。

       司马师没有儿子,司马昭将次子司马攸继嗣给他,自己则继承了兄长的大将军、录尚书事(魏晋北朝时总揽一切的职务)的官职。他曾一度考虑再传位给司马 攸,但何曾、贾充等人都称赞其长子司马炎有"德、才",山涛也说"废长立少,违礼不祥"。为此司马昭就考核了司马炎的"才",觉得不错,才打定主意,立他 做晋王世子。其实,司马炎何尝有才,那是因为他的心腹羊琇,事先替他拟了若干份时政意见书,又让他读熟了,所以他才应付得了父王的考核。司马昭是个极精明 的人,但在这件事上却被糊弄了,由此不仅抛弃了声望远在司马炎之上的司马攸,而且还种下了日后政争的祸根。

      王濬率楼船灭吴,孙皓出城 投降,晋武帝便封他为归命侯。武帝对孙皓说:"朕设此座待卿已久。"孙皓不亢不卑答道:"臣在南方也设有等候陛下的座位。"一边的贾充见他嘴硬,就想给他 一点颜色,出语道:"听说您在南方凿人的眼睛,剥人的头皮,这算是什么刑罚?"他料想这下打到了暴君孙皓的痛处,使他无话可答。不料孙皓面不改色,冷冷地 答道:"臣下如是犯了弑君之罪,就必受这种刑罚。"这一下反倒戳到了贾充的痛处。谁叫他是杀害魏主高贵乡公曹髦的元凶呢!他满面羞惭,再也开不出口了。

      太康三年(282年),贾充亡故,时年六十六岁。他再也不能做坏事了,但他的党羽荀勖、冯紞,还有外戚杨骏等人,却是依然如故,一直做将下去。

      晋朝开国,对魏时制度很少改变,只有封国一事,与魏时大不相同。晋武帝时,君臣上下都认为,曹魏宗室没有实力,是势孤而亡,因此应当大封诸王。司马氏搞起了分封制,邦国林立,自成一统,扩充军队,埋下了内战的种子。不久,八王之乱就爆发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