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刘琨之死

来源:第6百科网 时间:2020-11-21 属于:谢安
  •   西晋时的北方重镇,以蓟、邺、晋阳最为紧要。蓟(今北京城西南)控扼东北,与鲜卑的宇文、慕容、段等部都是近邻。邺的位置虽在内地,但系曹魏旧都,是 北方的政治军事中心。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位于山西高原的中心,北面有鲜卑拓跋氏的部落,肘腋之下又有匈奴五部,地位的重要,自然更不待言。晋朝要保持 黄河以北地区的统治,必须牢牢地控制这三大重镇。

      西晋末年,邺首遭破坏。惠帝永兴元年(304年),王浚用鲜卑、乌桓等众打破邺,已 见第五篇。光熙元年(306年),东海王越使兄弟东燕王腾从晋阳移镇邺城,另任刘琨做并州刺史。这时匈奴刘渊在离石建国已有两年左右。并州郡县常遭匈奴骑 兵攻击掳掠,人心恐慌,加以这年饥荒严重,将校官吏和一部分居民,都要跟着东燕王腾东迁。刘琨刚到晋东南的上党,东燕王腾就带着一万多将校官吏及百姓出井 陉往河北平原粮食较多的地方去了。他们此行有个叫法,叫做"乞活"。并州没有走掉的人不满两万户,到处都有盗匪胡骑的踪迹,新官哪里能够从容上任!刘琨在 上党招兵,编成一支五百人(一作千余人)的小部队,边打边走,到了晋阳。这时的晋阳已经被旧官抛弃了不少日子,官署多被烧毁,居民寥寥无几,根本不像一个 军事重镇的样子。刘琨招抚流散,形势才逐渐稳定下来。

      东燕王到了邺,朝廷改封他为新蔡王。他在邺不满半年,汲桑、石勒就打破了城子, 他轻骑逃走,仍被抓住杀死。汲桑、石勒火烧邺宫,杀吏民一万多人,大掠而去。这座重镇事实上从此归于废弃。以后朝廷虽又派了征北将军和郁来守。永嘉二年 (308年),他一见王弥、石勒打来,便把城子丢掉走了。

      晋朝在黄河以北地区的残余力量只剩下了幽州王浚和并州刘琨。他们两人走了两 条完全不同的道路。王浚利令智昏,不度德,不量力,妄想乘乱割据,自以为汉高祖、魏武帝不足与自己相比,终于为石勒所灭,遗臭万年;刘琨艰难苦斗,誓与刘 聪、石勒势不两立,虽终于为鲜卑段匹磾所害,毕竟博得了流芳百世的名声。

      先说王浚。

      王浚,字彭祖,太原晋阳人。 与西晋率军灭吴的王濬不是一个人。太原王氏是北方大族之一。他的父亲王沈颇有文才,很为曹魏高贵乡公曹髦所尊重信任。当年曹髦要率领宿卫去杀司昭,先和 他商量。他就去告诉司马昭。当时的舆论都说他不忠于君。但是他在晋朝算是一名开国元勋。他的儿子在仕途上自然升迁很快。惠帝永康元年(300年),贾后派 孙虑到许昌去杀害废太子遹时,他已经是以东中郎将镇守许昌的大员了。据《晋书》本传的记载,他积极配合了孙虑的行动。传文接着说,他先迁宁北将军、青州刺 史,再迁宁朔将军、持节、都督幽州诸军事,似乎是贾后给他的奖赏。但事实上这不大可能,因为废太子在三月份被杀害,贾后到下个月就遭了灭顶之灾,时间太局 促,所以升迁的事可能在稍后一点,而他与废太子之死的关系,当时竟没有人过问。由于史籍没有确切的记载,我们只能存疑了。总之,永宁元年(301年)成都 王颖在邺起兵时,王浚已在幽州,这点是明确的。

      王浚不支持成都王颖的行动,禁止辖区内的人员加入成都王的军队。他采取的是观望态度, 想乘时局变化从中渔利。他见鲜卑部落骑兵强悍,又想利用他们的力量,就把一个女儿嫁给段部的首领段务勿尘,另一个女儿嫁给宇文部的别帅素怒延,并上表给朝 廷,封段务勿尘为辽西公。以后王浚用段部和乌桓的兵力打破邺城,已见前文,不再详述。东海王越与河间王颙为敌时,王浚使部将祁弘率鲜卑、乌桓兵做东海王军 的先锋,进攻关中,在长安大杀大抢,这事也已见于第五篇,这里略提一下,目的是请读者注意:王浚对邺、长安两大名城的破坏,负有不可饶恕的罪责。同时也要 请读者注意:王浚可用之将,不过祁弘一人,所用兵力,全仗鲜卑、乌桓骑兵。由此可知,他的实力有限得很。

      王浚自己感觉很好,他还没有 打过败仗。永嘉三年(309年),祁弘和段务勿尘在石邑(在今河北石家庄西南)打败过石勒。同年,他利用石勒打破信都(今河北冀县)、杀死冀州刺史王斌的 机会,扩大地盘,自兼冀州刺史。永嘉四年(310年),祁弘在广宗(今河北广宗东南)打败汉冀州刺史刘灵,把他杀死。晋朝越来越衰败,王浚的势力却越来越 强盛兴旺,他就未免忘乎所以了。

      永嘉五年(311年),荡阴之役王衍等全军覆没后,在洛阳危城中的晋怀帝对王浚抱有幻想,加给他"大司马、侍中、大都督、督幽冀诸军事"的官职。然而王浚并没有"勤王"的打算,倒是滋生了割据称霸的野心。

      这年六月,洛阳陷落。八月,王浚布告天下,说是立了一个皇太子(此人是谁,似乎当时也没有人知道),受中诏承制封拜(受密诏由他任命官吏),换句现代的话说,就是在幽州设立临时政府。他自封尚书令,也就是做临时政府的行政首脑。

       当时王浚有一个有利因素,他却没有本领运用。洛阳陷落后,中原士大夫流散四方,其中北迁的都以蓟为首选的安身之处。王浚如果真是汉高祖、魏武帝一般的人 物,正好招纳天下俊杰,好好地干一番事业。无奈他不过是汉末袁术之流,可能还不及袁术,因为袁术尚能赏识孙策,王浚却并没有类似的举措。他残忍多疑,对北 上流民不加招抚,反命所部官吏逮捕杀害;对士大夫不知礼遇,许多流寓的人士也往往弃之而去,到辽东投鲜卑慕容廆了。

      接着,王浚在军事 上也遇到了危机。永嘉六年(312年),石勒从淮北北还,取襄国(今河北邢台)为据点。这当然为王浚所忌。十二月,他使段务勿尘的儿子段疾陆眷与兄弟匹 磾、文鸯、堂弟末柸等率兵五万,进攻襄国。鲜卑军的战斗力很强,石勒几次出兵交战,都打了败仗。石勒与众将商议,谋士张宾、勇将孔苌献计,用示弱骄敌的策 略,破其最精锐的段末柸部,使其余的不攻自溃。石勒依计,守城不出,在城墙上凿了二十多道突门(留几寸厚不予穿透,以利出击时推倒冲出),作好突击准备。 段部将士见石勒军不敢出战,都懈怠下来,有些人竟放下武器,卧倒歇息。石勒在城上见了,命孔苌率领精兵从突门出击。孔苌直冲段末柸的营盘,不曾得手,便抽 身撤退。末柸恼怒,自负勇猛,追将过去,即被石部围住擒获。疾陆眷等不敢再战,纷纷退却,被石勒军打得大败。

      石勒不杀末柸,而是派使 者向疾陆眷求和,表示愿意释放末柸。他说:"鲜卑与我无仇,不过为王浚所使。杀一人而结一国之怨,这绝不可取。而放了末柸,他们一定不再为王浚所用。"他 估计得非常正确。疾陆眷很高兴地同意讲和,石勒便使儿子石和疾陆眷结为兄弟,自己宴请末柸,认他做干儿子,放他回去。末柸感激涕零,在路上三次向南跪 拜。段部与石勒和好后,王浚在军事上就再也没有优势了。他的爱将祁弘也在此前于一场大雾中与石勒军遭遇时为石部所杀,至此他连可用之将也没有了。

    分享到: